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人心不足蛇吞象  

2006-05-31 11:38:08|  分类: 岁月无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0年代末,我调到一所高级技工学校任党委书记。这是一所颇具特色、却被“文凭热”冷落的国家重点学校。由于停止毕业生分配,一年社会招生人数比教职工人数还少。

在企业领导人眼中,学校是得不偿失的包袱,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角落,每逢“剥离辅助”、“减人增效”,学校首当其冲,定员编制和下拨费用大幅削减,学校员工心里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有官员叹息:这么好的学校办在山窝,生错了地方;归劳动部门管,又姓错了姓,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要是归我们教育部门管,用不了几年就能腾飞。

不用他说,多少年来学校就在做一个梦:“办高职”,“上大城市”。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于上青天。

前任校长是教育专业科班出身,大学毕业后分到某矿宣传部当干事,怀才不遇,空有满腹经纶,70年代末好不容易调来学校,几年后又当上了校长。

此人风度儒雅,城府很深,一心想干大事,不甘于在小小技校施展拳脚。我调来学校前,曾同他一起去深圳参加研讨会,登记时我如实填写单位、姓名,他却羞于报出校名和职务,写上国家某部培训中心处长的称呼。

为了把学校做大,挂上一块金光耀眼的牌子,他没少费劲,从省重点、全国重点到高级技校,为挤进教育行列,办起电大分校,同高校联合办成教,成立某部培训中心……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拿不到教育部门的船票,挤不上高职院校的大船。

最后实在是急眼了,你不批我批,他来个画饼充饥,自己取个高校的名字挂在高墙上,兴许能打动过路行人的眼球,只是上头没人认账,“瞎子点灯——白费蜡”。

他没有料到,大事没办成不说,还落得一身骚。一些人不停地告状,说他好大喜功、排除异己,还有作风和经济问题。

这一招真灵。上级领导原本许诺让他再干三年,告状的人一多,上头的人也沉不住气,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宣布他退下来,让他颜面尽失,意懒心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人当起了马后炮。

一位年轻的女校长接替了他,和我一起搭班子。没想到新校长并不在乎前任的教训,一上任就动起真格来,踏上申办高职学校的不归路,这可是一条没有鲜花相伴、只有重重荆棘的路啊!我年过半百,几经磨难,头角已圆,少了年青人的锐气,对新校长的雄心壮志虽然赞同,内心却存有几分疑虑。

庙小神灵大,水浅王八多。虽说是为学校办大事,众人纷纷叫好,说三道四的也不少。 “哼,一所破技校还想办大学?” 有人在一旁冷笑说,“难道她比老校长本事还大?”

一个技校校长要进政府的门,谈何容易,有时你跑得晕头转向,连个官员的影子也见不到,即便碰上一个官员,他哼哼哈哈打起官腔来,让你“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为打破僵局,只有请首长出面,这是最后一招。

有次,我同校长到省城找一位常委,秘书客客气气地挡了驾,晚上又冒雨去寓所门前等候,谁知到半夜他仍未回家。折腾来,折腾去,好不容易找到另一位常委,答应叫秘书给教育部门打个电话。这样,慢慢跨进了大门,开始接上了头。

后来,又通过熟人认识了厅长。这是一位“海归派”,十分熟悉国外职业教育,对学校介绍的情况很感兴趣,总算没白跑,遇到了难得的知音。不过申办高职还得按规定一步步来,比如从职业中专、普通中专、省重点中专、国家重点中专,再到高职学院评审,还要隶属企业出面写报告,做出费用等方面承诺。

原以为政府部门这座山难逾越,谁知企业的事照样不好办。等到公司老总来学校现场办公,校长专门汇报了这事。

老总问:“你们办高职能不能为公司赚钱?”

“学校是非营利事业单位,不赚钱”,我脱口而出,“但是学校发展了,可以出人材,可以养人”。

“我们是企业不是政府,不赚钱的事,我投资干什么?”老总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同意学校升格。”

这无异于五雷轰顶,女校长几乎要掉泪,我真后悔不该多嘴,要是把申办的事搅黄了,这张老脸往哪搁?

回过头来换位思考,作为企业负责人,老总的话非常对,盈利才是企业的最终目的。即使我不说,谁也知道学校不可能为企业赚钱。

谁知校长是个撞倒南墙不回头的人,继续为申办的事东奔西走,四处求人。俗话说,好事多磨。吉人自有天相,也许是校长的倔强劲头感动了上帝,也许是女人的公关优势战胜了难关,最后连老总身边的人也被说服了。一年多后,老总收回成命,一纸申办的公文终于放行。

刚刚挂上高职院校的牌子,女校长又抛出重磅炸弹,要在省城建新校区,近千亩土地、二亿元投资谁给?一般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谈。此时,我已不在位,员工们兴奋不已,同时又感到十分担心。

不知是学校火气好,还是拜神拜到了点子上,不到一年这事居然又办成了,真让人难以置信。据说,“搬迁”比“申办”更悬,一般人想都不敢想,校长搞起“穿梭外交”,不停地找大小公司求情,削尖脑袋跑省、市政府拜神,一波三折,方案几次死而复生。最难的是资金筹措,当时总公司要进全球500强,正为一揽子技措工程投资犯愁。校长在北京学习时找到老总,趁他高兴时好说歹说,再次感动上帝。想当年,他死不同意办高职,一直让人心有余悸,谁知这次竟一反常态,慷慨大方地在“搬迁”报告上签字。签字墨迹未干,老总从岗位上退下来,看来这是他送出的一笔厚礼,新任老总也不便再说什么,一路开了绿灯。

自然界的“蛇吞象”不可能发生,社会生活中却确实有此类奇遇,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任何人和事物都不是铁板一块,只有撞倒南墙不回头的人,才可能抓住机遇,找准突破口,办成意想不到的大事。

 

  评论这张
 
阅读(89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