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窑墩轶事

2006-09-23 16:32:24|  分类: 故乡情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子东边有一块荒坡地,不知那辈人在那里烧过砖瓦,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土墩,因而得名窑墩。窑墩凹凸不平,长满野草和矮树,成了放牛伢玩泥巴、打土仗的好地方。

上世纪50年代末,沉寂多年的窑墩突然热闹起来,一夜之间筑起一座座“炼铁炉”,一面面红旗迎风招展,一块块标语牌上写着“大办钢铁”、“超英赶美”,说是“大跃进”来了,“一天等于二十年”,要天天放卫星。

窑墩的“炼铁炉”,只有人把高,是用黄泥、观音土代替耐火材料,或者用木桶加泥砖,靠手工垒起来的土炉子,几十个小时就烧垮了。没有鼓风机,就人工拉木头风箱;没有焦炭,便砍树烧木炭;拣来的矿石湿了,就放在大铁锅里炒干;炉温不够,矿石品位低,就把铁锅、鼎罐砸碎引铁水,好在只准吃公共食堂,各家各户不开伙。

在这个充满“激情”的岁月,外行人看热闹,扛旗打伞,跟着瞎咋糊;内行人看门道,不敢吭气,“闭着眼睛吃麻雀”。当时流传顺口溜:“炮响群山倒,铁水流成岛,苦战三百天,赛过英国佬。”为了放卫星过国庆,县里三级干部开会宣誓:用两天时间,突击建成大小炼铁炉一万个。据说这样的炉子,有人一天能筑三个。

户户建炉,人人炼铁,窑墩成了“不夜城”。男女老少守炉吃,伴炉眠,日日夜夜有人筑炉、运矿、拖炭……来往如梭,川流不息。歌声不绝于耳,号子划破夜空。火热的窑墩夜色,再现了李白在《秋浦歌》描绘的冶炼场景:

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

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

一天晚上,我在窑墩看炉子出铁。开炉门时,一人抡大锤,另一人掌钢钎。刚听到几下金属的撞击声,就突然传来“唉哟”的惨叫声。再一看,掌钎人被大锤击中,瘫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现场一片慌乱,大家忙着救人,顾不上开炉出铁。其实,这炉中的铁水出不出都一个样。那年头,土炉子生产的全是废品,即没有用的烧结铁。

多少年来,我都忘不了发生在窑墩的可怕一幕,平时看到大锤和钢钎,心里就有点发怵。然而,更使人难忘的是随之而来的饥荒。

炼铁又炼钢,田地抛了荒。村里公共食堂停伙关门,各家各户重开小灶自谋生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全村人一时犯了愁,暗地嘀咕:铁锅、鼎罐都砸碎炼铁了,一时哪能买到这么多,难道叫人变魔法?

村里人常去窑墩挖野菜充饥。那野菜刚刚露头,就被人连根拔掉,连树皮都有人剥,只有废弃的炉子和烧结铁无人问津。窑墩上歌声不再,放牛伢唱起了童谣:“公共食堂停了伙,破布条子换洋火;吃的是供应,烧的是牛粪;你要不想信,墙上有粑印。”

窑墩的土炉子变成一杯黄土。我常看着毒瘤状的烧结铁发呆,大人们没日没夜,千辛万苦,换来废铁一堆,土炉子真是个 “化钱炉”、“害人炉”。

时间一晃过去四十多年,昔日窑墩上矗立着一所重点中学,莘莘学子的朗朗读书声不绝于耳。父母望子成龙,子女寒窗苦读,只求能上大学,谋条生存发展之路,有谁知道自己脚下曾经上演的故事?又有谁能说这种事不再发生?

记忆正在淡忘,历史不能割断。发人深省的往事是难得的教材,也是一笔宝贵财富。让孩子们知道吧,好了伤疤别忘痛,千万别让过去的事情重演。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