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梁湖乡情

2006-09-25 16:07:32|  分类: 故乡情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年冬天,我离开学校回老家鄂城务农。在长江边候船时,背朝黄州东坡赤壁,遥望对岸西山丛林,心中如同碰翻醋瓶一样酸溜溜的。

是不想回家吗?我早已归心似箭。滔滔不绝的江水,把我带回那难忘的岁月。几年来,我像织布机上的梭子往返长江两岸之间,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背着破旧的被盖回家,白花了父母的血汗钱。那时,人真的几乎绝望了,好在仁慈的家乡从不拒绝落难游子归来。

回村子后,我同两位老农共用一条船,沿连通梁子湖的长港拣牛粪,白天一人划船,两人挑粪箢在岸上行走,发现粪便就拣起来,箢箕装满后再倒进船舱中。路过村子时,总有凶神恶煞的狗跟着“汪、汪、汪”嚎叫不止,你装着弯腰拣石头,它马上掉头躲开,你刚起身要走,它又迅速追上来。还有满村大人小孩,一个个死死盯住你,生怕偷走了一点点牛粪。

傍晚,就在港岸边小土墩挖个坑,架上锅做饭吃,然后跳进港中洗个溜水澡。夜深人静,我像一只弯曲的大虾仰卧在船尾仓中,凝望繁星点点的夜空发呆,尽管伸手可及的官舱装着牛粪,竟然觉察不到牛粪的臭味。

谁知半夜我被老农喊醒,说是要趁早赶路回村。老农在船尾划起双桨,我到船头划单桨助一臂之力,除了木桨有节奏的击水声,四周空气似乎凝固,安静得叫人窒息。一个小时后停船上岸,老农说船还未装满,白天看见这里有个大粪坑,再去搞几担下来。三人摸黑刚走到粪坑边,一名老农“哎呀”一声大叫,整个人掉进了粪坑。奇怪的是他像练过轻功一样,双脚稳稳站在粪面上,原来坑里上层牛粪已经晒干了。装船时有堆湿粪团没放稳,正向水中滑去,老农连忙用双手捧起来,重新放进船舱中。

后来村里组队去梁子湖绞草积肥,要走近百里水路。正好有机动船队进湖区运粮棉,于是派人拿几包烟同船队的人套近乎,搭上了顺风船。天黑后,大家用缆绳将本村木船与船队连接好,然后倒头就睡。一路上,天当被盖船当床,“哒哒哒……”的马达声成了催眠曲。直到天亮醒来时,船已到梁子湖边,这才解开缆绳离开船队向湖中划去。

美丽神奇的梁子湖碧波荡漾,浩如烟海,传说是“高唐县”塌陷而成,老农们神秘兮兮地说,风平浪静时有人透过湖水看见屋顶的影子。湖中有一小岛叫梁子岛,又称“娘子岛”。山崩地陷时,娘儿俩得到神灵保佑,逃奔一处高山顶避难,终于躲过一劫,其脚下的山顶变成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岛。

我站在船头,两手拿着细长的竹篙子,夹住湖水中的水草使劲一绞,再往上一拉,一把鲜嫩的水草冒出水面,散落船舱中。忙碌了半天,船舱中的水草堆满了,人也累极了,双手又酸又疼,这才靠岸卸货。船儿破浪前进,清风扑面而来,荷叶向人招手,我一时忘记了劳累,哼起了《洪湖水、浪打浪》。

我们在湖边月山村农户家落脚,睡的是用稻草铺垫成的地铺,不用花一分钱的房租。

“对不起,吵烦你老人家了”,刚进门时大伙不好意思地说。

“这说的是哪里话?你们是看得起我,才来家里落脚”,年近花甲的房东客气地说,“只怕往进来招呼不好,让你们受别扭了”。

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平时吃饭,我们只能嚥带来的腌菜,老房东看不过眼,把自家菜园的新鲜蔬菜送来。有天,大家凑钱打牙祭,买了十来斤“参子鱼”和小“财鱼(乌鱼)”,一毛八分钱一斤,是当地人不吃的下色鱼。几寸长的“参子鱼”煎的焦黄喷香,小财鱼熬成白糊糊的鲜汤,吃起来也算是津津有味。老房东看了一眼,默不做声,悄悄地走开了。

第二天清早,他从湖边收网回来,手提一串鳊鱼和一条五六斤重的草鱼。“你们拿去尝一尝吧。”他说完后,头也不回就下地干活去了,一时弄得大家张口结舌,十分难为情。

时间一晃过了20天,村里派人来换班。回村的头天夜晚,心情格外好,我约几个青年人来到月山湖畔散步。

一轮明月高悬在月山上空,皎洁的月光如同水银泄地,宁静的湖水折射出月亮倒影。

自古以来,月亮是高雅圣洁的象征,是人们苦苦追求的神奇殿堂,人们可望不可及才有了“嫦娥奔月”、“吴刚酿酒”的神话。时至今日,人类登上月球已成为现实,但是人们心中的月亮仍在那里闪闪发光。

冰肌玉骨的月亮,不像太阳那样大红大紫,给万物以温暖,但也有玉洁冰清的气质和风韵。等到太阳下山,人们睡觉了,她却充当起虔诚的守护神,用雪白的月光驱散夜幕的黑暗,用温柔的玉手抚摸人的肌肤,用纯洁的琼液净化人的心灵,默默无闻地为他人作嫁衣裳,始终如一,无怨无悔。

湖面上的击水声打断了我的遐想,水中的月亮也随着摇晃起来,一条乌黑渔船迅速靠岸,老房东和孙子手提马灯走下船来,可能刚在湖中下完鱼网回家。望着渐渐消失的身影和萤火虫般的马灯,我心中霍然一亮,仿佛也升起一轮明月,与天上月亮交相辉映。

天上的月亮毫无去意,我却记起童年的歌谣:“月亮走,我也走,我跟月亮驮花蒌,一驮、驮到大门口……”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