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得而复失的助学金

2006-09-26 10:00:51|  分类: 迷惘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艳阳高照,轮渡逆水而行,在黄州东坡赤壁附近的码头靠岸。我扛着行李,大步跨进“省黄高”,像是“鲤鱼跳龙门”。

这所名校,一切都很新鲜,宽敞的教室、宿舍、图书馆、大小礼堂等一应俱全,条件比当时有的大专院校还要好。

老师说,学校始建于1904年,走到如今实属不易。好长时间,学生睡统铺,每人分一尺宽,人躺下去像榨油机的木楔挤压在一起,动弹不得。咽的菜更好笑,竹筒子装黄豆,只准用筷子一粒一粒地夹……有人对这种非人的校园生活忍无可忍,临近年关写了一副对联:

穷先生穷学生在穷校过穷年济济一堂穷光蛋

大专员大县长做大官发大财巍巍两座大机关

走进寝室后,心里有点不痛快。原来,只剩下一个紧挨门边的下铺,与我床靠床的是位白白胖胖的同学。我平生第一次出远门,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情况更糟。起床铃声未响,就闻到一股尿骚味,起来一看,旁边那位同学正在卷被单,上面有一块湿迹。

“走尿狗!”我心里一愣,老家常把尿床的人叫“走尿狗”。

“对不起,吵醒你了”,他满脸通红地小声说。

我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心想,睡了张没人要的床,又碰上一个尿床的人,真算是倒邪霉。

过几天,宣布了班干部名单,没想到我的这位邻居成了团干部。回到寝室,一连好几天他耷拉着大脑袋,不敢正眼看人,其实那双眯成缝的眼睛也很难睁大。团支书似乎觉察到我发现了他的“秘密”,做事小心翼翼,说话客客气气,是那样温良恭俭让。看着那副可怜的模样,真叫人同情,这尿床的事要是传开了,他如何做人?

有一天,团干部把我叫到一边悄悄说,班上要讨论助学金,听说你家也是超支户,最好自己写个申请。“另外,校团委的任老师好像认识你”,他冷不丁又加了一句。

任老师是我初中语文老师的同学。语文老师特地写了一封信,要我上学时带给他,说是将来对我有好处。报名后,我把信送到任老师办公室,没讲几句话就告辞出门了。没想到任老师还记得我。

我评上甲等助学金,每月4元,相当半个月的伙食费,算是解决了大难题。学校伙食费每月8元1毛钱,每天2毛7分。每周有两个早餐开油炸,两天有荤菜。伙食是不错,但是谁欠伙食费,食堂马上挂“停伙牌”,通知你靠边站,“挂眼科”。

可惜好景不长。有一次,姑姑寄来一件咖啡色的毛线衣,花了她半个多月的工资。不久,团支书找到我。“助学金的事,别人有意见,说你家条件不算最差,又有外援”,他愁眉苦脸地说,“下学期可能会取消,实在对不起”。

“这件事不怨你,不拿助学金也饿不死,实在不行去卖血”,我还是有点生气。尽管我守口如瓶,团干部尿床的事还是慢慢传开了,有些人投以蔑视的眼光。他似乎并不在意,平静得像一碗“不起气的野鸡汤”。在大家心目中,他总是沉默寡言,温顺得像只小绵羊。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