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抢枪的闹剧

2006-09-26 16:54:16|  分类: 迷惘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文革发明的新玩意儿确实多,不过那时得叫“新鲜事物”。比如说,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连、戴帽游街、造反夺权、文攻武卫……凡此种种,都打上“文革制造”的深深烙印。

重庆市还有一处红卫兵墓地,是全国仅存的此类文革遗迹。在100多座坟墓中,埋葬着几百条在武斗中死亡的年青生命,这是文革的殉葬品,也是难得的历史见证。站在凄凄凉凉的墓地前,不由勾起人们对漫长岁月的回忆,仿佛又看见当年喧嚣过市的喇叭车,听到响彻大街小巷的枪炮声。

事过数十年,就是亲身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人,也难说清当时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有小青年曾问我,“两派武斗的枪,真的是红卫兵抢的吗?”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一下子可把人难住了,这小子什么不能问,偏偏要问这个?这种事无论是正史、野史都鲜有记载,我无论如何回答,也没法让人家满意。我只能叙述耳闻目睹的事,让听者独立思考,得出自己答案。

文革初期,台上的大小官员变成“走资派”,台下的平头百姓本来过得好好的,突然因观点不一样,分成“造反派”、“保皇派”、“消遥派”,彼此之间六亲不认,打起派仗来。各方自誉为真正“左派”,指责对方是“右派”。一开始还是“文斗”,双方动笔动口不动手,大字报铺天盖地,大辩论通宵达旦。这时间一长,磕磕碰碰,矛盾激化,两派终于动手打起来。

学生中的“战斗队”本来就多,加上校外老有人把手伸进来,校内的学生也爱到社会上乱串,一潭泥水越搅越浑,架也越打越热闹。1967年夏天,国家试图纠正“打、砸、抢”的歪风,那个自誉为则天武后的女人,却放出耸人听闻的屁话:“文攻武卫”。这无异于火上加油,导致武斗愈演愈烈,东北某市两派武斗时,除了飞机外,各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都用上了,有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手榴弹、炸药包、火焰喷射器、大炮……据该市文革大事记记载,某派组织向对方不足一千平方米驻地上,发射几百发炮弹和几十万发子弹……其惨烈之状,不言而喻。

我也曾经历过一次“抢枪”。那年盛夏,我参加的“战斗队”偃旗息鼓,树倒猢狲散,呆在学校没事干,回乡下“双抢”。乡下酷暑,赤日炎炎似火烧,人整天泡在汗水里,抢收早季谷,抢插晚秧苗。

有天早上去稻田割谷子,突然听到电台广播,中央文革要员在省城表态,对方龙头组织土崩瓦解。同学们回校后,觉得有中央撑腰,站队站对了,自然是十分兴奋。没几天,又传来要“武装左派”的消息。一天晚上,学校革委会通知在校的学生集合,说是到军分区拿武器弹药,“已经和分区讲好了,大家不用怕,左派不拿,右派拿走更危险”。

夜幕中,大家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一路小跑来到分区仓库门前,大摇大摆地敲响了仓库大院铁门。

“谁,干什么?”门内闪出几个黑影,传来拉动枪栓的声音,“赶快退到警戒线外,不然就要开枪了!”

“不是讲好了吗?”站在前面的几个人惊呆了,声音都有点发抖。这时,门外微弱灯光下,出现一个首长模样的人,上身白衬衣,下穿绿军裤,手上拿着一串钥匙。他与持枪的警卫耳语了一阵,大门很快敞开,七、八台汽车也随人流开进大院。

走进一间间武器库、弹药库,看得人眼花缭乱,简直是座武器博物馆。有张之洞的“汉阳造”,小日本的“三八”大盖,苏联人的冲锋枪、步骑枪,美国佬的卡宾枪、机关枪,电影中见到的盒子炮、信号枪、左轮手枪、新式手枪,还有手雷、地雷、手榴弹和各式各样的大炮、小炮……

大家不停地装车、卸车,连被称为“右派”组织的学生也来帮忙。凌晨转钟后,几排教室装得满满的,人也累得筋疲力尽,许多人受不了,偷偷溜回宿舍睡觉,剩下的武器弹药无人问津,只有等第二天再去搬。

武器运回后,从小爱玩枪的学生,充满好奇心,成天摆弄枪支过瘾,朝树上鸟儿、墙壁灯泡射击,多次发生枪支“走火”、弹片伤人事故。同班学生黄某,把子弹上膛的手枪藏在裤袋里,一不小心枪走火,子弹穿过大腿,大腿外侧叫弹烟熏烤成一个黑洞,内侧一个红洞里鲜血直流,不得已住院治疗几个月。

后来,分区的几名干部、战士来学校。他们说,为了捍卫正确路线,自己来帮助“左派”搞军训,不是首长叫来的。有天操练时,校革委会的头头说,“某厂左派遭右派报复,情况危急”,把一百多人的荷枪实弹的队伍拉走了,分区来的几个人不放心,也尾随而去。谁知刚进厂就被对方组织包围起来。

大门口,二十多个同学手持步枪,一字儿排开,枪尖亮着明晃晃的刺刀,大家心情格外紧张,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谁知对方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语录歌,毫无畏惧地蜂拥而上,其中有个身材魁梧的人,手脚敏捷,徒手空拳夺走一条枪,双方人员搅在一起,乱成一团。

“呯”、“呯”、“呯”,一阵激烈的枪声骤然响起,对方一看来真的也吓呆了,掉头就跑。不一会,门外传来女人的哭声,对方两人被乱枪击中,躺在血泊中。听说有人受伤,大多数同学慌了神,忙着撤离。对方人群乘机冲进来,大家见势不妙,留下了枪支,翻越工厂院墙,一溜烟跑回校园。分区的几个干部战士,也被对方作为人质扣留下来。

事后,同学们觉得留在学校风险太大,再说也不值得,不如回家帮父母挣几个工分实在。只有几十个亡命之徒留下来,成立了“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捍卫“正确路线”。据说在武斗中,这些人烧了不少枪支,几乎毁掉一个连队的装备,其中有几人被抓捕入狱,在黑暗中度过自己的青春年华。

文革一晃过去了三、四十年,江山依在,日月如常。文革那个时代的青年,除了躺在红卫兵墓里的亡灵外,大多数人已过或已近花甲之年,他们内心伤痕正逐渐淡忘,不愿意回顾那段荒唐而又沉重的岁月。但是,为了阻止文革那样的悲剧重演,他们还是有责任把真相记录下来,告诉子孙后代,铭记历史教训。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