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不与女生同桌

2006-09-26 07:34:26|  分类: 迷惘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自然界的一大铁律。人类祖先也是从自然界进化而来,异性之间的爱慕追求,也是人的本性之一。

现实生活中,人们口里讲的,心里想的,往往不一样。一边喜爱异性,一边忌讳异性,人们被扭曲了自己的灵魂。这种有缺陷的心理状态,不知影响了多少代中国人。

记得读书时,班上男同学有个怪癖,都不肯与女生同桌。每次调整座位,老师总要费不少口舌,有的男生甚至于哭鼻子。

也不知中了什么邪,与女生坐在一起如坐针毡,格外不自在。谁要是和女生在一起,就有人幸灾乐祸地取笑,弄得人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这些事不用人教,连电影《天仙配》里也唱“男女交谈是非多”。

那年头,摇窝里订亲的比较多,不少还是“老亲结新亲”。有些订亲的小学生,男女双方还同校、同班上课。学校从来不缺调皮的学生,于是闹起恶作剧来。常有人用粉笔在黑板上写“某某是某某的老婆”,或者一伙人强扯硬拽,把订亲的男女生拉到一起,羞得双方涨红了脸,甚至哇哇大哭起来。后来,有的人只好转学或者休学。

男生们不愿与女生同桌,可是一遇漂亮女生,还是要偷偷多瞟几眼。读中学时,学校体操队要参加省运会,女生穿着漂亮的体操服训练,象燕子一样上下翻飞,男生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观。女生被看得有些害羞,第二天套上自己的花裤头盖住露得较多的部位,显得土不土洋不洋的,使人大跌眼睛。

我有个好朋友,乳名叫“小马”,人长的帅,又会吹拉弹唱,逗女生们喜欢。平时一板正经,不同女生们说笑,暗地却和女生小琴递起条子来。

说起来巧得很,后排是小马,前排是女生小琴,我的课桌成了“地下交通站”。有次上课时,有人捅我的后背,掉头一看,小马手拿一本书,示意递给小琴。

趁老师板书时,我装着弯腰从地上拣起一本书,迅速递给小琴。“你的书掉了”,我小声地说。小琴一楞,朝我身后看了一眼,接过书转身坐正,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不一会,小琴偷偷翻开书,抽出一张纸条,藏在抽屉里看起来。

有一天,班主任把我叫进办公室。“这几天和谁一起玩?”他没头没脑地问,“我说的是晚上”。

“没和谁玩,我一直在家里呀。”我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小马同学呢?他晚上不在你家?”他双眼盯住我不放,好像我说了谎话。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他收紧眉头说:“好,没你的事,你走吧”。

回教室后,发现小马被老师叫走了。这时才知道,小马几个晚上没回家,父母追问时,他说是去了我家,家长不放心才找到老师。没想到自己说露了嘴,揭了小马的老底,心里像当了“叛徒”一样难受。

放学后,我找到小马解释。“不要紧,没有事”,小马平静地说,“前几天小琴爸妈不在家,晚上一个人害怕,我只是陪她玩玩”。他说,上半夜两人沿着铁路来回散步聊天,后来,他送小琴回家,小琴又送他。这样送来送去,等到快天亮他才回家。“老师总是问为什么,我不为什么,我只是喜欢小琴”,小马自言自语地说。

不久,小琴随父母转学外地读书,带走了她那迷人的音容笑貌。小马变得沉默寡言,听不到他那抑扬顿挫的歌声,偶尔拉拉二胡,也不再是他喜欢的曲子《花儿与少年》,而是那深沉忧郁的《二泉映月》。

十多年后,小马和小琴各自有了温暖的家庭。他们漫游在爱的海洋时,不知是否还记得那朵小小的浪花。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