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偷来的铝汤瓢

2006-09-26 07:36:32|  分类: 迷惘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看大人种庄稼,十分好奇,有时自己也想试一试。不过,庄稼也不是那么好伺候的,大人简直把它们当成儿女,精心养护,它们偏不按大人的要求生长。

有时,大把肥料撒下去,莫看它冲得很快,长得很高,可是只长茎叶不结果实,逗你心急如焚。

奇怪的是山上的野草,任凭风吹雨打,从来无人料理,自己却拼命吸取周围的营养,倔强地生长在石缝里。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大人养小伢,如同种庄稼。可是,小伢们的心,大人永远也捉摸不透。贪玩是小伢的天性,听课时间长了心烦,作业布置多了头疼,好歹有手工劳动课,可以放马由缰地动手玩耍,比如用泥巴捏成人和动物,用纸片折叠成飞机、轮船。

时间一长,这些也玩腻了,觉得不过瘾。同学们都想干点新奇事,即使算不上惊天动地,也要让人大吃一惊。

有次到机械厂参观,看见工人用通红的铁水,浇铸成各式各样的零部件,觉得非常有趣。有的同学提出来试一试,可是熔化铁水要上千度高温,只有找熔点低的金属代替。

大家七转八转,发现变电站院子里有一堆废铝线,眼睛顿时一亮。当天夜里,站里工人熄灯睡觉了,大伙摸到院子中,每人拿了几斤废铝线,正准备离开。“谁!”突然听到一声大吼,一个黑影从院子外闯进来,一道雪亮的手电筒光横扫而过。大家不要命地分头跑开,像惊恐的兔子一样,跃过地头的深沟,钻进茫茫无际的麦林中。那人死盯住一个同学猛追,眼看就要抓住同学的衣服,没想到脚下一滑,扑通一声跌到在地。等他气喘吁吁地爬起来时,连个鬼影子也找不到了。

第二天,几个人找来木板、合页和铁钉子,加工制作砂箱,又从翻砂车间弄来红砂,用家里的铁茶匙、瓷汤瓢、长柄勺子做模型。大家飞快地筑沙制模,个个弄成大花脸,累得黑汗直流,一不小心,还弄破了几把瓷汤瓢。

晚上,大家顾不上休息,先用虎钳把铝线截成寸把长的小段,再装进铁皮筒子里,放在做饭的煤炉子上加温。铝线很快熔化成银白色的液体,拂去漂浮在面上的杂质,再小心翼翼地倒进砂箱入口处。

焦急等待了几个小时,浇铸的铝件冷却了,才慢慢打开砂箱,取出铸件用钢锉处理掉毛边,再用砂纸沾上肥皂细心摩擦。

一把亮晶晶的铝汤瓢出现在眼前。“成功了!”大家高兴得不约而同地跳起来。小伙伴们越干越有劲,又浇铸了一批产品,一直忙到鸡叫才收兵回营。

这些自制的餐具很快派上用场,用自己的“产品”吃饭,真的格外香甜。上学时,也不忘把“产品”拿出来炫耀一番,同学们羡慕不已,连糊涂的老师也一个劲地夸奖:“好!好!好!”

后来,有个同学问;“你们哪来的铝?给点我,我也想做。”大家张口结舌,谁也不吭气,装着没听见,悄悄走开了。自从那次后,再也不敢在学校吹牛皮了。

四十多年后,我回老家还看见那把铝汤瓢,不禁触物生情,勾起我对快乐时光的回忆。

“这是哪个厂生产的老古董?”, 孩子们不屑一顾地问,“质量太差,干脆把它丢掉算了”。

 “什么狗屁厂也不是,那是老子偷来的铝汤瓢”,我终于不打自招了。

童趣是那样纯真,又是那样令人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