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草鞋

2006-10-11 16:03:53|  分类: 荼余饭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里人从小习惯打赤脚,特别是夏天去田地玩耍,泥里水里自由自在,要是穿上一双布鞋,反倒觉得是个累赘。

长大后,男人经常出远门,肩上压着一百几十斤的担子,路又凹凸不平,光脚板子受不了,都要带上几双草鞋。这种草鞋穿起来,通风透气,柔软护脚,成了乡里人形影不离的宝贝。

每到农闲时,人们就搓绳子,打草鞋。人们饱含一口清水,双唇紧闭,憋足气喷出一股股水雾,将干稻草湿润,再用圆圆的木槌轻轻敲击,等到稻草变得柔顺服帖了,就合上双掌熟练地搓起来。只见两股稻草从大姆指处卷进去,一根光滑匀称的绳子从小指下方冒出来。然后,按一定尺寸把搓好的绳子固定在木制耙子上,草鞋的框架就出来了。于是,双手又夹着稻草搓起来,搓一段,编一段,不一会一双漂亮的新草鞋就到手了。

随着时光流逝,草鞋花样不断翻新。不少人用布条、麻丝编织草鞋,穿起来更舒服,感觉到上了档次。上世纪60年代,城乡开始有了碎石公路,胶轮车也多了起来,人们用废旧车轮外胎加工“皮草鞋”。先将废胎用开水蒸煮定型,再按脚板大小剪切,旁边留下几个小耳子,穿上绳索或是胶皮电线,鞋的模样就出来了。“皮草鞋”结实耐用,一二年都穿不坏,要顶上百双草鞋,城里的搬运工和市郊的农民都爱不释手。

乡里人对草鞋有感情,也常常叹息自己命苦,做梦都想让孩子将来能进城穿皮鞋。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一所省重点高中,听到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趣事。某年全国高考时,一位校友作完了试题,正准备提前交卷,却在戒备森严的考场兴奋地叫起来:“同学们加油吧!现在到了穿草鞋还是穿皮鞋的关键时刻了。”考场工作人员和考生,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想笑的也笑不出来。事后,听说这位老兄受到严厉训斥。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乡里人没有皮鞋想皮鞋,有了皮鞋又感到不自在。上高中时,回家探亲的叔叔送给我一双军用皮鞋。望着闪闪发亮的黑皮鞋,我心中反倒忐忑不安起来,平时因两毛七分钱的伙食费交不起经常停伙,怎么好意思穿皮鞋上课呢?我硬着头皮将皮鞋退还给叔叔,惹得他非常生气。事后,这双皮鞋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了一家亲戚。

回乡务农两年后,我带着满身泥土气,进城参加了工作。第一次加工资后,买了一双最便宜的黑皮鞋,放了几个星期没有穿。20多年来,自己一直穿布鞋、解放鞋,觉得穿皮鞋太麻烦,实在是有点不习惯。

昔日的皮鞋是富贵的象征,如今早成为城乡共享的大路货。乡里人穿上皮鞋也不能提高自己的品味,照样被城里人瞧不起,尽管城里人都是乡里人的子孙,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

这些年来,国家确实是比过去富足多了,不要说东部沿海地区城镇如日中天,就是哪些穿草鞋的乡里人中,也有的变成腰缠万贯的专业户、暴发户。不过他们与10多亿乡里人比起来,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何况在贫困地区还有几千万人连温饱问题都未解决。

草民和草鞋是一对孪生兄弟。作为几千年历史文化的沉淀,根深蒂固的草根意识影响到一代又一代人,他同各种新文化的融合也许要走十分漫长的路。不少人以穿草鞋为耻,也有人以穿草鞋为荣。E矿矿长是个团级转业干部,建矿初期成天背着“盒子炮”,穿着草鞋满山跑。上世纪70年代,来公司“支左”的一位大军区司令员,常常穿着一双系有红绣球的草鞋,唱起红军的歌儿,神采奕奕地出入时髦的楼堂馆所,有时竟拿起撮箕、扫帚,当了机关大楼的清洁工。有年,他种了不少南瓜,硬要手下参谋送给战士们尝一尝。

“这瓜不值钱,到处有”,参谋满不在乎地说。

“这是老子亲手种的!”谁知老头子火冒三丈,大声吼叫起来,吓得小参谋面如土色,只好乖乖照办。

据说后来在一次车祸中,一台大卡车骑在他的小车上,人受了重伤,几乎丢掉老命。治愈出院后,他执意要放了那个卡车司机。事过多年,每每提及此事,脑海中总会浮现老头子脚蹬草鞋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