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大漠丝路行(2)  

2007-04-16 16:43:48|  分类: 山川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从酒钢去镜铁山矿,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

镜铁山是酒钢的自备矿山基地,包括有桦树沟矿、黑沟矿、白云石矿。那是一个美丽神秘的峡谷,赤砾色山谷像被大火烧过,植被全无,飞鸟绝迹;一条玉带般小河从谷底流过,空气冷清,寒气袭人,河中是远处雪山冰川融化的水,灌溉山下的田地,滋润酒泉的市民。

上世纪50年代初,一个藏民向导带着地质队员,来这里找矿寻宝,发现了储量丰富的铁矿藏。这里采用平峒坑下开采方式,年产铁矿石几百万吨,有三四千工人,绝大多数一线岗位是农民工,因为坑下工作太艰险,加上孤山野岭,远离城区,生活设施简陋,全民工舍不得老婆孩子,吃不了这个苦。农民工迫于生计,自认命苦,为了赚钱养家糊口,哪顾得上“老婆孩子热坑头”?

走进纵横交错、灯火通明的坑道,却是另一番景象。莫看这些农民工文化不高,却熟练操作一流进口采掘设备,有美国柴油铲运机、电动铲运机、大型高效凿岩台车……这些令人羡慕的现代化设备,在内地许多井下矿也很难见到。前几年,我还带人专程去国外考察,组织职工培训,搞得神乎其神,没想到人家早把这些洋设备玩得团团转了。

在坑道掌子面,微弱灯光映照农民工脸膛,看上去是那样老实憨厚,不禁使人肃然起敬,不是他们没日没夜地苦干,几百万吨矿石不会长翅膀飞出来,他们才是支撑酒钢繁荣的台柱子啊!

在回酒钢公司路上,我同一位矿领导闲聊,对镜铁山的发展十分看好,谁知他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马上把话岔开了。

“你知道玉门市吗?”

“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有点不屑地说,“那里有玉门油田,是诞生中国第一口油井的地方,也是大庆的发源地,铁人王进喜的娘家……”

“现在我告诉你,那里已是一片废墟,惨不忍睹。”

接着,他神色凝重地说:在大庆石油开发前,玉门开采的原油占全国总量的87%,已开采原油上亿吨,如果用装载30吨的卡车排列起来,可以绕地球1.6周。玉门还出了70多位省部级干部,向全国兄弟油田输送人才20多万人。上世纪末玉门油田曾经面临枯竭,年生产量下降到35万吨。2001年,王门油田迁移到酒泉市,只把玉门作为生产区;玉门市则选择搬迁到70公里外的玉门镇。生意人不再看中玉门的商业前景,带着自己积蓄的资金向酒泉、向嘉峪关、向敦煌而去。于是,玉门走上了末路,大片大片的工厂、商店倒闭,大片大片的厂房住宅被夷为平地。玉门人戏言:“啥都不值钱了,连人也贬值了”…… 这座活生生的城市,被拆分成一块块的砖头和水泥板卖掉,只有暗红色花岗岩的王进喜雕像,还在那里高高耸立着……有记者写了一篇题为‘一个因油而生的城市,现在又要因油而痛’的文章,记录下市民和矿工遭遇的种种艰难困苦。

“眼下镜铁山虽说不错,但是矿石开一吨少一吨,几十年后矿山也得关门闭坑”,他双眼盯着我问,“你说,玉门的今天会不会是镜铁山的明天?”

他的话深深触动了我这个老矿山的神经,矿山吃的是资源饭,资源取之不能再生,终有资源枯竭的那一天。玉门的悲凉不是一个人的感受,而是所有矿山人的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