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萧功梓口述自传(9)  

2008-03-15 07:42:13|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新农具初试手

无心插柳柳成阴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对农业生产的艰辛有切身体会,为了减轻笨重体力劳动,提高耕种效率,才慢慢走上农具改革这条路。可以说,这完全是逼上梁山,从来没有想到以后要出名,当什么“劳模”、“万能人”、“农民发明家”。

旭光高级社成立后,我是管技术的副社长,不能不为社里的生产操心。1956年,社里有925亩棉花地,为了赶季节,要求在7天时间内完成棉花播种任务。但是,社员们一手提篮子,一手撒种子,功效很低,还常打断快要成熟的麦杆。眼看任务完不成,我左想右想,试着用腰带系住篮子两头,挂在脖子上,篮子正摆在胸前,这就可以腾出双手播种棉籽,工效明显提高。大家照这个办法播种,每人每天可以完成30亩,提高工效50%。县委书记彭英听说这事,亲自赶来社里开现场会,推广“双手播棉法”。1957年清明过后,因天下雨耽误了棉花播种,支部书记胡昌壁要我想办法,把时间抢回来。我分析播种过程中每一项活路,觉得最慢的是用锄头开沟,解决了这个问题,就能按时播完棉花。我在家里清出一把凿子,又从隔壁木匠家借来斧头,在一块旧床沿板上打了三个洞,装上三齿耘锄上取下的铧,再在床沿板两头各打一个洞,系上绳子,最后安上扶手柄。这样整整忙了一夜,做成一部开沟器。天亮后,借头牛来一试,果然行,一个早晨开了9亩地的沟,马上推广到全社。到了6月,长势喜人的棉花发生了虫害,社里组织劳动力用喷雾器杀虫。可是,当时使用的是剧毒性农药“1605”和“1059”,一天之内有4个社员中毒,附近旭东农业社还传来有人中毒死亡的消息。这样一来,许多人害怕去打药除虫,有的婆婆甚至把儿子锁在家里,不让下地出工。当时,我参加黄冈地区工具改革大会,细心观看展出的每件工具,回来后又到拖拉机站看马拉喷雾车,对上面的自动打气装置很感兴趣,当场照葫芦画瓢,把结构和零件描下来。我琢磨:能不能在独轮车上安上自动打气的装置,做成安全喷雾车。受农村水车车轮和车拐子上下移动的启发,我在独轮车上支起一只木桶,桶上装着打气用的气门,车轮上有一个拐子(连杆),它的一头连着气门柄。车轮转动时,这支拐子带动气门柄上下打气。车子装好后,又喷不出水雾来,原来是拐子上的力点和支点搞错了,以至压力不够,造成拐子上下移动5寸,气门柄只能移动3寸。改进后,喷雾车有了足够的压力,农药就像麻风细雨一样,从两根喷管嘴射出来。这种安全喷雾车,安全高效,价钱便宜,很快推广到全县。

在改革农具的过程中,我碰了不少钉子,经历多次失败,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帮助。那年冬天,小麦播种的任务重,社里没钱买开沟器,要求自制开沟器。我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总算做了一台四行开沟器。可是,拿到地里一试,出了大洋相:牛驾好了,犁铧不能入土,我把犁铧硬插入土中,再扬起鞭子赶牛,谁知牛刚一起步,开沟却翻了个斤斗,人也被摔到前面去了,在场参观的人哈哈大笑。樊口木器社的技术员告我:“你这上面没有土门”,接着又讲解什么叫“土门”,以及犁辕长短与土门高低的关系。试验失败了,社里风言风语多起来,自己也有点苦闷,停了两天没有做。于是,社里开会作决定,支持我继续干下去,做农具耽误的工分照数补给;需要材料不再自己拿,全部由社里负担;还发给一套工具,派一名木匠当助手。原先搞的开沟器不好用,比街上买便宜不了多少,只有推倒重来。社里有几部废弃的三齿耘锄,我拿来加上轻便木架,安装一组可调节的小犁铧,改装成四行开沟器。试验时,还是有毛病,两个轮子受力不一,车身容易晃动,开出的沟不规则。有位老社员说:牵牛短了,要做长一点;壁耳不能安整个的,要安两块,才能现出土埂子来。我按他的意见改进后,果然好用多了。一天能开20 多亩麦地,比用锄头开沟,要快十多倍;成本才花了8元钱,只有街上卖的三分之一。同时,开沟器不用时,仍然可以当耘锄使用。附近四个乡也把221部三齿耘锄改成开沟器。后来,又继续动脑筋,根据季节需要,做了六七不同用途的“配件”,把三齿耘锄改成双刀开沟器、滚筒式播棉器……这样,可在不同季节,用来做不同的农活。于是,有人称三齿耘锄是“万能耘锄”。

过去,樊口一带的农民,一直是用手播麦种。后来。高级社为了提高工效,推广用“新州篮子”播麦。效率虽然提高了,但是劳动强度非常大,手提篮子抖动一天后,整条肩膀都发酸发麻,社员们叫苦不迭。我想:如果把篮子挂在车子上,让麦种在车子行进中抖落下来,人不就轻松得多吗?要是再多挂几只篮子,效率不是更高吗?家里有台水车,大车头上有几个能转动的大爪,我把大车头卸下来做成车架,装上“新州篮子”,当时不会用圆周率计算周长,求出大爪之间的距离,这可难住了我这个种田的人。晚上睡不着,半夜起来推车一点点比试,才把距离测出来。播种车在硬地试验还可以,拿到松软麦地又不行,只好再把车架改成活动式。试验过程中,遇到一道道难关和挫折。我白天连着黑夜干。睏了,用冷水洗脸;病了,咬紧牙关坚持;手划破皮流血,抓把铁锅烟子敷在伤口上……四行播种车成功后,一天能播种30亩,比原来提出来高工效6倍。这种事太多了,我也不一一例举。

1956年至1957年,我初试身手搞革新,功夫不负有心人,实现的革新项目有十余种,主要有双手播棉法、安全喷雾车、双管喷雾器、土起重机、棉花开沟器、小麦四行开沟器,四行播种车等。值得我高兴的是,这些革新项目取得成功,得到了推广应用,对当时农业生产起了一些促进作用。按说,我做的这些事,是再简单不过了,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多人注意,受到党和政府的表扬和鼓励,被授予县、地、省三级工具改革模范。这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至于后来的事,更是愈发不可收拾,这也算是“有心开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

改革农具的事越来越忙,人手也随之增加,不能再在自家屋里干了。再加上旭光社成立后,一直得到解放军部队和工厂企业的支援,农机具也慢慢多起来。新形势逼社里办个小工厂,专门搞农具革新和维修。说起农村办工厂,那都是白手起家,因陋就简,没有房屋和资金,就利用旧茅草屋当厂房,发动社员献木料,献废铁,献资金。没有技术,就走出去,请进来,开展“万能人”活动。社里要我当农具厂厂长,自己没有打退堂鼓。但是,一个没文化的泥巴腿子,搞农具改革不知道有多么难,自己经常废寝忘食学习设计、制作,去田头反复尝试,确实干得很苦。厂里有个从武汉来的青年学生,他叫胡崇分,有文化,又懂技术,成了农具厂的技术员,是我搞改革的得力的新助手。农具厂人员,下田是农民,进厂当工人,不拿工资拿工分,一门心思试制和修理农机具,为社里生产出力。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