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萧功梓口述自传(14)  

2008-03-18 15:33:59|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过八旬不丧志

老有所乐度晚辰

 

1979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鄂城市,县、市分家。同年12月,鄂城县、鄂城市由咸宁地区划归黄冈地区管辖。1983年8月,撤销原县市建制,成立省辖鄂州市。

1980年1月,鄂城市正式成立。我家所在的旭光大队,划归鄂城市樊口街道办事处管辖。旭光大队在公社企业的社员,一个个都回家了。我也离开旭光公社农机厂,回到樊口街道工厂。开始在五金皮件厂,1982年去筹建自来水厂,在鄂州市自来水公司樊口水厂担任副书记、工会主席。1989年,我作为“老劳模代表”,出席湖北省劳动模范表彰大会。

1986年,萧姓宗亲叔侄邀请我参加续修《萧氏宗谱》。萧姓是本地的旺族,续写家谱,怀念先祖,弘扬传统,也是一种有益的乡土文化。按老规矩,每25-30年要续写一届宗谱,萧姓第七届宗谱是1936年写的,已有50年未续写了,加上文革中各公房谱都被红卫兵焚烧,许多后人不知晓祖先的名字,弄不清派行辈份,要求统一续谱。那年夏天,阳新县龙港萧姓叔侄七八人,来樊口登我家门商谈续谱大事。我把上下湾的队长和相关人员找来,一起面谈。后来,又组织十多人去阳新龙港回访,续写家谱资料。这届宗谱是由龙港萧姓宗亲牵头组织,各公房具体发动众人积极参与,提供信息资料,理清来龙去脉,最后在龙港设谱局统一纂修。萧汉清公房、塘角头等公房,在清末就合谱了,八届谱又合刊;咸宁县双溪漏掉了一届谱,这次合刊八届谱。石山庙萧家起祖名庆八公,与我房起祖庆七公名字相近,祖坟山也几处相联,两房同意继续考查后再考虑合谱。1987年春天,我同萧家湾辉曙等人,去找横山头看望萧姓宗亲萧辉璜,收集谱谍资料。因为,只有那里的老谱未烧毁,仍然保存完好,这真是一大幸事,为这次续谱起了关键作用。续写第八届《萧氏宗谱》,整整花了三年时间,直到1988年才全部完成。

1992年6月,我从鄂州市自来水公司退休。退休后,按月领取退休金,同时享受全国劳模退休津贴。逢年过节,各级领导要登门慰问送温暖,2003年湖北省总工会还一次发给“全国劳模补助金”6000元。记得办理手续时,有的年青人不了解历史情况,对“全国群英会”、“全国科学大会”表彰的“先进生产者”、“先进工作者”算不算“全国劳模”?还不太清楚。直到看了湖北省有关文件中关于享受“全国劳动模范”待遇的具体范围,才明白过来。

我同老伴都不愿意进城与儿女们团聚,仍然住在农村老家安度晚年。这是一座宽敞的红砖青瓦房,面积有120平方米,屋顶换上自己预制的水泥沟瓦,屋内地面铺了瓷砖,用的是自来水和煤气,还有电视机等家电生活设施。大门前是一块50多平方米露天活动场所,周边有一排“四季青”树,叶茂根深,修剪得整整齐齐,隔条马路是遮荫蔽日的河坡小树林,长港水终年不断地从这里面流入长江或内湖……这些使得我的住处环境优美,让人过得自在舒适。门前场地是我活动健身的好地方,至今我还保持练功习武的习惯,常用的器械有四十斤重的石锁、一百四十斤重的托盘石和刀枪剑棍等多种习武器械。平时,我喜欢练大花刀,打一套“四杀掌”的长拳,也常常为登门求学青年人搞点示范表演。

党和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这份荣誉也有我老伴刘秀珍的功劳,是她任劳任怨,操持家务,孝敬父母,培育子女,免去了我的后顾之忧。我取得的成绩是她支持的结果,因此我要感谢我的老伴。2003年5月的一天,老伴去打扫路边的厕所,谁知雨天路滑,不幸摔坏了右腿股骨,长期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为了不增加儿女们的负担,我接过全部家务,学会洗衣、做饭、种菜园,护理老伴,直至2005年2月19日老伴病故。

我的儿孙后辈都已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儿子任武钢厂矿院校领导二十多年,曾是武钢集团的标兵,在武钢程潮铁矿当党委书记兼矿长时,还被评为“湖北省劳动模范”。大女儿是鄂州市东方红小学教师。小女儿退职回家,办了一个米粉加工厂。大孙子是武钢大冶铁矿干部、在职研究生,后下海去南方做生意。萧春风1995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在武钢国际贸易总公司工作,后在武汉大学攻读研究生,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三孙子是武钢一技校学生,毕业后到新加坡闯荡了几年,回国后也在武汉置业安家。

我一直坚持习武锻炼,身体也没有大毛病,七八十岁时还架梯上房揭瓦,爬上大树砍伐枝杈。去黄石铁山儿子家,有六七十里路远,我经常是骑自行车往返。直到现在,遇上市里和公司组织老人活动,我还要扛上大刀去凑凑热闹。记得我七十岁时,后人向我祝寿。外孙陈彪送我一幅对联;

七秩高龄肩挑背驮百里骑车气不喘;

余年大寿常练大刀五指石锁过硬功。

高高的雷山顶有个仙人洞,那里有我父母的墓地,多年未认真修整,特别是父亲坟墓一直未树碑。2006年冬天,我刚刚年满八十岁,就怀着愧疚的心情,全靠肩挑背扛,沿着陡峭的山路,艰难地把沙、砖、水泥等运上山,在坟头重修拜台,挑土加固坟墓,给父亲的坟墓树碑,了却了自己多年的心愿。

抚今追昔,我心里像长港的水一样不平静。我这一辈子没有白过,对党和国家、对祖先总算有个交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农民、码头挑夫,虽说做出了一些成绩,那是碰上了好时代、好运气,也只能算是“时势造英雄”吧。我要感谢党和政府的培养教育,感谢众乡亲的长期关爱和支持,使我获得人生的极大荣誉,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