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萧功梓口述自传(2)  

2008-03-05 08:30:34|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年古镇米粮川

三麟治水七圣坝

 

1926年11月3日,我生于湖北长江南岸樊口萧家脑湾一个农民家庭。那时,樊口一带称为樊川乡,隶属于江北黄冈县,解放后才划归鄂城县管辖。

樊口正在长江和九十里长港的交汇处,是梁子湖畔七县一州通江的惟一出口。梁子湖、鸭儿湖、保安湖、三山湖等大小18湖联成一体,统称“樊湖水系”。这里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也是有传奇历史的千年古镇。

自古以来,樊口就是军事要塞。三国时,刘备曾派关云长带领万名水军在此驻守操练,长港上游的磨刀矶也因此而得名。晋代在樊口设戍,南唐则在此设寨,明朝也在这里设巡检司。传说隋文帝扬坚未称帝前,乘船游长江时夜泊樊口,做了一个噩梦,被人卸掉了左手,醒后仍觉心惊肉跳,他连忙找当地老和尚解梦,没想到老和尚竟向他恭贺说:“无左手者,独拳也,当为天子”。扬坚登基后,对老和尚的吉言心存感激,于是下诏在樊口修建吉祥寺,后改称吉阳寺。北宋文豪苏东坡,因得罪了朝庭被贬到黄州为官时,经常过江到樊口游玩,与友人把盏交心,吟诗作赋,写下了许多诗文,赞美樊口的山水风物,品尝鲜嫩味美的樊口鳊鱼(即武昌鱼)。“忆从樊口载春酒,步上西山寻野梅”,就是当时的绝妙写照。

到明末清初,大批移民相继来樊湖围垦开荒,世代繁衍生息,樊湖逐渐成了米粮川。由于樊口一带涉临长江,地势低洼,又无堤防设施,是个名副其实的“水袋子”,一遇大水年份,江湖相连,樊湖一带方园几百里变成白茫茫的汪洋大海,百姓们惨遭灭顶之灾,只能拖家带口,背井离乡,逃荒要饭渡日。世世代代的樊湖人,不仅难逃洪涝之灾肆虐,还要遭受血吸虫的危害。这里流传着民谣:“西洋畈、大肚汉,拿个罩子满湖转;罩条鲤鱼三斤半,挖个洞子埋鼎罐;大人喝、小伢灌,一灌灌个大肚汉;发大水,把气叹,挺着肚子去要饭。”明朝隆庆年(公元1571年),新任知县李有朋写的《辛未阅水记》记载:当年夏天发大水,湖江合二为一,船在老百姓的屋脊或树梢上漂行,百姓闻说新任知县来了,“老壮诉于舟,童稚呼于水,妇女拜于岸,号哭之声震动山谷,湖波皆沸”,真是惨不忍睹。然而,比洪水更可怕的是”奸宄之乘机,寇盗之挟势,虎狼之吞噬,官吏之催逼”,以致他连呼“痛哉,民罹此难,不如无生”。据史志记载,象这样的特大洪水,仅前清两个世纪中(公元1646—1875年)就发生了43次。

千百年来,治理“水袋子”也就成为樊湖民众的共同愿望。 自清朝道光29年(1848年)至民国10年(1922年)的73年中,曾13次倡议在樊口筑堤建闸。

我的家乡还流传“三麟治水”、“七圣坝”、“七圣闸”的故事。光绪2年(公元1876年),西畈(蒲团)廪生郭瑞麟进京为民请命,找到几位在京城当大官的老乡,给湖北巡抚翁同爵写信,终于被准许在樊口筑坝建闸。第二年春天,便筑起了一道横截长港的拦水坝,堵住了汛期江水的倒灌,当年内湖早稻免受洪水灾害。正着手筹款修闸时,支持建闸筑坝的翁同爵调离湖北,接替他的是李鸿章的哥哥李瀚章。李瀚章是安徽人,他认为洞庭湖水涌入长江后,如不泄入樊湖分洪,必定要淹老家安徽省地盘。樊湖月山、三山两地湖霸的田地都在高处,一般年份不会受灾,却担心筑坝建闸后水位降低会减少捕鱼面积,他们抓住李瀚章的心理,遂以“筑樊湖,淹巢湖”为由,向官府控告樊湖民众自发筑坝。李瀚章不问是非曲直,立即调来清军汉阳操防营洋枪队,乘炮船直奔樊口,刨毁大坝,抓捕人犯。郭瑞麟等人闻讯后已先行躲避,李瀚章便上奏朝廷,革去郭瑞麟等人衣顶,并下令通缉。光绪4年(公元1878年)春,湖区农民迫于生计,又公推胡炳卢、汪国沅为首,重新在长港筑坝。李瀚章恼羞成怒,再次调集兵勇镇压。当时,有一些毛头小伙出于义愤,声称“被官府打死也是死,不筑坝饿死也是死,不如与其拼了”。胡炳卢、汪国沅害怕事情闹大,跪地向他们求情,再加上一批老人劝阻,这批青壮小伙才自行解散,未与官府发生直接的正面冲突,但百姓们辛辛苦苦筑起的大坝又一次被刨毁。胡炳卢被逼外逃他乡,从此杳无音讯;官府将汪国沅抓到黄州砍头示众,威胁阻吓民众拦河筑坝。民众不服,纷纷上京城告状,清朝庭派兵部尚书彭玉麟来樊口密查。彭玉麟改装易服,搭坐民船,到达樊口。然后,又雇一条小木船,草笠短衣,深入湖区,走访民众,勘查地势和水情,他提出了三条建议:一是修筑黄柏山沿江大堤以防长江洪水;二是在樊口筑坝建闸以利农田;三是在樊口坝上设立转运码头,官督民办,以利商贾及交通运输。光绪皇帝看了彭玉麟的奏折后,同意在樊口筑坝建闸的方案,要李瀚章照办。李瀚章两次派兵镇压樊口民众筑坝,已遭到朝野非议,要他赞同彭玉麟的观点,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李瀚章接旨后耍了两面派手法,他一面答应照旨办事,一面又引证历任湖北地方官不准在樊口筑坝的成案,历举樊口筑坝的五大害处。尽管光绪皇帝一连下了七道圣旨,由于地方官员和豪强一再从中作梗,加上晚清朝庭昏庸无能,这事到头来还是不了了之。

辛亥革命后,这事又重新提出来。新洲孔埠镇萧家大湾(当时属黄冈县)人萧耀南,当上了湖北督军兼省长,此人出身乡间穷秀才,是个有过也有功的历史人物。他比较重视湖北水利堤防建设, 1922年曾捐巨款在新洲修筑鹅公大闸,名为“萧公闸”。同年,他委任吴兆麟任樊口堤工局总经理,负责兴修樊口堤坝水利。吴兆麟将军是鄂城县葛店人,武昌起义元老。他来樊口后,吃住在工地上,主持了修堤、筑坝、建闸、开河等一揽子工程,他采取以工代赈的办法,组织男女老少齐上阵,连大肚子孕妇也到工地上端茶倒水,樊口堤闸工地上热火朝天。为修樊口堤坝大闸,吴兆麟将军还捐出自己的退役金两万光洋。据村里老人说,施工最紧张的时候,吴兆麟将军还用大船从武汉运来成堆铜元,在工地上按担数计酬,现兑现发钱,挑一担土发一枚“欢喜”,交一枚“欢喜”领一个铜角子,100个铜角子为一串钱。1922年春樊口大坝基本建成后,原打算在坝上修闸没有成功,后新开一条月河建民信闸。民信闸于民国13年(公元1924年)动工,民国15年(公元1926年)基本建成。闸身为钢盘混凝土结构,闸板为开敞式,共3孔,每孔净宽7米,高14.64米,滨江方向为6扇闸门,呈人字型,利用水力自行启闭,其最大流量为337立米/秒。其闸身结构、单孔宽度和单孔流量,当时在湖北乃至整个长江流域,算是首屈一指。民信闸建成后,内湖增加的保收面积和新垦荒田共计60万亩。民信闸还是桥闸合一工程,即将滨湖方向的闸墩延长以形成桥面,桥面分人行道和车道。建闸之时樊口地区并无公路,8年之后的1934年,公路才通至樊口。村里老人还说:民信闸建好后,湖北督军萧耀南来樊口,民众纷纷鸣放鞭炮,在门前摆香案相迎,萧耀南也一路发“红包”酬谢。樊湖金家畈草场新田划归萧耀南家,每年派人来收租,后来要移交给萧家脑湾,湾里人嫌路远管不了,只好给燕矶乡苏姓人家。

樊口坝、民信闸实现了家乡民众祖祖辈辈的夙愿,为子孙后代带来了福音,一般年景沿湖农田可以保收,不再为“水袋子”肆虐发愁,它们成了樊湖民众心中的生命坝、生命闸。 说起来巧得很,我正好与民信闸同岁,对民信闸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常常想:小皇帝七道圣旨没办成的事, 在吴兆麟将军和樊口民众手中变成现实,人们戏称樊口坝为“七圣坝”、民信闸为“七圣闸”,这是对腐败无能的晚清朝庭的莫大讽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