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萧功梓口述自传(3)  

2008-03-07 19:12:43|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围湖垦荒创祖业

先辈抛洒泪和血

 

明末清初,大量移民来樊湖一带围湖垦荒。我的祖先也是明朝末年移民樊川创业的。

据家谱记载:萧姓七十三世祖庆七公,又名雅公,生于江西红岩下,宋朝例封正议大夫(从三品),在南宋时期迁居兴国(湖北阳新县)龙港黄桥,创立兴国派序。庆七公为兴国派序第一世祖,生育五子分名惟高、惟熙、惟机、惟玉、惟宁。惟高惟熙惟机三公子孙迁居黄冈大林山后适鄂城樊口长港两岸、横山、芦州及咸宁双溪等地。惟玉公早逝。惟宁公子孙除部分迁居大冶果城大屋桥金山店和阳新萧蔡堍外,仍留龙港老居。文彬公四子念四郎公后裔禹一公迁居大冶金牛转迁鄂城洪大乡萧汉青(即塘角头)。

我祖惟机公为兴国派序二世祖,因平乱有功,官至宋朝参军,后迁居湖北黄冈县东乡大林山。惟机公房十三世祖彦献公(1558-1612),在明朝崇祯末年由大林山迁居樊口长港两岸。彦献公生育三子,长子孟奠公(1581-1641)分居港北萧家脑,次子孟治公分居港南萧家湾,三子孟仕公分居港北萧家岔路。

萧姓宗族分居在长港南北,垦荒置业,兴旺发达。那时,祖先们白手起家,齐心协力,在港岸、湖畔开荒创业广积粮,在长港、湖汊搬罾撒网鱼满仓。经过几代人的辛勤劳动,造出良田好地数百亩,从樊口横坝起,分名萧桂屯、萧天屯,萧家脑后面叫萧桂生屯,萧家岔路湾后面叫萧黑屯,还有凌家湾后面萧大富屯。英雄的祖先们建功立业,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财富。

萧家脑湾新开的田地在薛家沟一带,沟南是南洋湖,沟北是北洋湖。当时外来移民自发围湖垦荒,只是讲先来后到,插旗为界,官府也没有什么章程。北洋湖的滚子山、金家当、大堤角三岔沟、铁铺岭南的黄家堰等地界,经常与外姓人发生矛盾甚至械斗。

萧家脑湾十六世祖萧季尹(1643-1706)生有四子,分名正佑、正成、正鹏、正至。我家是老三房的后人,始祖萧正鹏(1681-1707),又名鹏程。在祖辈们眼中,田地比自己的性命还要珍贵。清朝康熙年间在围湖开荒时,萧家因金家当地界与外姓发生纠纷,萧正鹏一人单枪匹马前去协商处理,被对方多人围攻剌伤腹部,连肠子都露出来了。他回家告诉自己的母亲——当地有名的邱婆婆。邱婆婆用白布为儿子包扎好伤口,叮嘱他不要再去了,并把他反锁在房间内。但他性情刚烈,用拳击垮窗户门,翻窗跳出来,一人偷偷重返原地搏斗,一气杀死对方两人,吓得其他对手都逃走了。他为了萧姓家族打官司时不输理,当机立断将两具死尸拖到身边,然后自杀身亡,年仅26岁……

嘉庆二十三年,萧家脑老三房出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读书人。他就是二十一世祖萧承杰(1818-1889),又名萧光杰,册名南山公。道光年间,萧姓氏族续谱未成功,后来萧氏宗亲公推南山公主持续修家谱。南山公不辞辛劳,肩背包布、雨伞,奔走于鄂城、黄冈、大冶、阳新、咸宁等地,联系协调各房宗亲,收集多方信息资料,整整用了三年时间,终于在咸丰七年(1857)完成《萧氏宗谱》纂修这件大事。光绪二十五年(1899)续修的《萧氏宗谱》中,载有“南山公传”,赞扬了南山公为人处世的高风亮节:“……生平读孔孟之书,敦孝友之伦,品学兼优……课徒卒业,不以子弟之有贫有富有智有愚而存厚薄之见焉,而且居家则克俭克勤,务戒游惰骄奢之习,处世则以人以让悉泯刻薄强悍之行,解衣推食以济困穷排难解纷,以息争兢,他若戚族邻里往来,或置酒而招之,公必谆谆教戒曰:凡天下事,宜忍宜让,不可逞一时忿气为也。里之人闻公之言,见公之行,罔悉不化其鄙陋而归于中正中和平之域……”按现在说法,这“和平之域”也就是构建和谐人际关系,保一方平安。南山公还是一位闻名江南的儒医。传说黄州府台老爷的千金小姐患重病,久治不愈,最后慕名而来,找南山公去看病。小姐坐在帐后,先后伸出两手让南山公拿脉问诊。南山公说:“这就怪了,从第一只手脉相看,小姐病的不轻,第二只手脉相却不像有病。”站在一旁的知府笑起来:“不瞒你说,那是本官内人的手,先生真乃名不虚传也!”小姐服了南山公开的药后很快痊愈,府台喜出望外,送给南山公一块宽一米、长两米多的烫金大匾。后来,南山公家业无男丁继承,留给几户亲房的后人,我家也分得一部份田地和财产,如堂屋的两个大木屋架,还有农具、家具和几箱线装古书等。那块烫金大匾也放在我家。1926年家里翻盖房屋时,正遇祖母60寿辰和我出生两件喜事,父亲将匾牌整修一新,重新写上“双庆华堂”四个大字。至今,这块匾牌仍在我家老屋楼上。

到了1913年,萧家脑湾己繁衍为31户,112人,垦荒145亩。靠近长港的油沙地土质好,种植小麦和棉花,一般的地种油菜、豆类、高梁、玉米等杂粮;南洋湖水田大都种稻谷,有的人家种一季稻,也有的种双季稻。冬天一般种红花草籽、兰花草籽,作为来年春耕时的绿肥。为了旱涝保收,萧姓家族在南洋湖修建一段大堤、一所小闸,将上游湖水和堤内渍水导入薛家沟,上游外姓人认为大堤妨碍了湖水排放,总是偷偷派人挖堤放水,于是修了挖,挖了修,没完没了。又如,萧周两姓关于薛家沟的纷争,延续了好几代人。直到1945年,萧家脑公房晒谱时,从谱中发现一协议书讲明薛家沟归萧姓所有。于是,萧姓家族表明要把薛家沟从周家收回管理。第二年周家向萧家下战表,1946年6月4日萧、周两姓出兵打架。萧家出兵时被对方请的国民党军队从侧面鸣枪射击,仍没有拦住队伍的前进。当时,一些青年人精力旺盛,胸脯绑着厚厚的家谱,手拿刀矛等器械,冲到交战点大堤角上严阵以待。对方见萧姓人多势众,场面庞大,未出村应战。此次地界之争,险些酿成大规模宗族械斗的流血惨剧。

我家是萧家脑湾东头第一家,离樊口街最近。房前有稻场、竹林、河坡,屋后是菜园、旱地、水田,呈现一个刀切似的长条形,大概是祖先按房头划分的。祖父萧显达生于同治乙丑年(1865),殁于1912年。祖母叶氏生于同治丙寅年(1866),殁于1950年,享年八十四岁。祖父在兄弟四人中排行老大,务农为生,家里种有十来亩田地。二祖父萧显功(1872-1936)有条木船,吨位大概二三吨,专在长江跑运输,来往于樊口、九江和南京等地;他身强力壮,那怕是一二百斤重的盐包,也能一手一个夹在腋下。他总是自己一人拉纤,让曾祖母在船上掌舵。有次逆水上行,木船被急流掀翻,险些出了人命。后来修了樊口大坝,木船不能自由出入长江和内河,生意不好做。家里曾将我过继二祖父房下,记得小时候还常到船上玩,至今家中楼上还有不少旧船板。三祖父喜好习武,舞枪弄棒。四祖父去浠水逃荒要饭时失落,被人卖到庙上当小和尚,家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找回来,他不习惯家中生活,整天思念庙中的一条小狗儿,最后逃出家门,杳无音信。

我的父亲叫萧仕浩,生于清朝光绪丙申年(1895),故于1958年,享年63岁。母亲吴会蓉生于光绪丁酉年(1897),故于1972年。父亲一辈子种田务农,靠勤扒苦做来支撑全家的生活。那时,有的人家只种一季稻谷,留下谷兜子蓄秧荪。我家水田一直种早晚两季稻谷,冬天还抢种一季油菜。为了解决田地肥料来源,他买来几口粪缸,拣了几张破芦席,在樊口街边修了几个简易厕所,村里人一看也跟着学起来。父亲还在地里种植蓝草,用蓝草制成靛搅到染缸里染布,除了自家穿外,也给亲戚送一点。二祖父去世后,我家继承一些田地家产。那时我和弟弟年龄小,家中缺少强壮劳力,父亲患有肺结核病,经常吐血,给田地灌水时扛不起120斤的大水车,没法只好把水车拆成车头、车身、车叶等部份,我们兄弟二人也帮忙扛一点。临近解放了,父亲还要借高利货置田置地,不肯放弃发家的梦。因为家里没钱还高利贷,母亲吴会蓉还到汉口打工当佣人。就这样一年下来,用收获的稻谷和皮棉还债,还有军粮、田亩捐等苛捐杂税,最后已是所剩无几了,一旦遇上荒年还要去大冶还地桥拣苕要饭。由于逃荒的次数多,认识了许多当地人,还与还地桥一户姓尹的人家结为干亲戚,两家相互走动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