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萧功梓口述自传(5)  

2008-03-09 08:02:17|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恶日军侵樊湖

街头比武争输赢

 

1938年,日本侵略军进攻鄂城。有天,我看见樊口上空突然漂来一个大气球,说是日军侦察用的。接着,国民党军队开始撤退,那些士兵一边垂头丧气地走,一边骂蒋介石没有用。那时,蒋介石提出“以水代军”,让樊湖成为一片汪洋,阻止日军经由樊口西进武汉。原计划要破坏樊口大堤及民信闸,但是到了秋季江水已退,破坏大堤不起作用,只有破坏民信闸断绝公路交通,由于安放的炸药量不够,只是炸损了民信闸,民信闸东孔的两颗地雷也没有引爆。

日军飞机开始来樊口轰炸,最先被炸塌的是街上一栋三层楼,关在里面的几十人全部遇难。街上的人全都跑光了,田野上到处有人拖儿带女,不要命地飞奔,日军双翼飞机几乎是贴着地面飞行,连飞行员的面孔也看得清清楚楚。我们全家老小惊吓得手足无措,一起跑到蒲团乡叶家湾,在祖母娘家躲避。后来,我家在屋基墩子上挖了两个洞,来不及跑就钻进洞里躲起来。有天,日军飞机又来了,两个汉奸在地面摇信号旗指挥,飞机立马俯冲下来,在樊口街、月河、朱家脑丢了三个炸弹。事后,人们把这两个汉奸抓起来,狠揍了一顿,有几个人觉得还不解恨,干脆在两人身上绑着石头,沉入河底喂鱼。空中也常有中国和盟军飞机同日军飞机格斗,上下翻飞,惊心动魄。有次,一架苏军飞机被击落,飞行员跳伞逃生,伞落地时却意外勾住一位农民的耳朵。

随后,日军地面部队攻进樊口,火力格外猛烈,我家靠樊口街那边的土砖墙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弹孔。我随大人外出躲避一个月,回来时街上日军驻地围着铁丝网,日伪组织维持会和乡、保、甲等已建立,警察局长是个会说日本话的本地人。丧尽人性的日军,在樊口一带烧杀奸掳,无恶不作,民众忍气吞声,过着极其悲惨的亡国奴生活。那时樊湖地区也有新四军和一些自发“游击队”,时常袭击日军和汉奸组织。1942年11月下旬,日本鬼子及汉奸数百人,兵分五路对樊湖进行大扫荡,其中一路直奔蒲团乡郭家垱村,鬼子汉奸将村庄团团围住,架起了机关枪向手无寸铁的群众扫射……鬼子烧毁了郭家垱、枫树径、保桥寺、宋家上湾、叶家小湾等村房屋200多间,10多个村庄被洗劫一空,打死打伤群众数十人。这一惨案,曾刊登在边区《七七报》、《挺进报》、《老百姓报》上,并编录入了新四军《一百课》政治读本。

日军侵占樊口第二年春天,到处“拉夫”,即抓人当挑夫随军运物资。有个叫万老八的年青人,是我家远房亲戚,喊父亲“表叔”。有天,他来樊口办事被日本兵抓住,自己不愿去送死,却把持枪的日本兵带来我家,跪在我父亲面前哭天抹泪,哀求一定要救救他。他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实际是求父亲把他从日本兵手中换下来。父亲可是我家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八口之家也就完了。父亲见他那副伤心可怜的样子,左思右想,没有办法只得把心一横,答应让姓万的年青人回家,自己却被日本兵用枪押走了。日军队伍刚刚从鄂城出发,就有挑夫开始逃跑,被日本兵打死多人。进入江西地界,父亲趁黑夜随人逃脱,日本兵发现后开枪射击,又有不少人丧命,父亲一口气跑进大山丛林,在一处坟地睡了一夜,天亮钻进玉米地躲藏,找苕窖挖苕吃。后来,又在路上被国民党军人抓住,好说歹说才放行。最后折腾三个月,吃尽了千辛万苦,才从湖南绕道回家,总算拣回一条命,全家老小也松了一口气。正在街上做生意的万家老小,也闻讯赶来瞌头作揖,再三感谢父亲的救命之恩。

1943年,我刚进18岁。有天,我同几个年青人上街,碰上日本兵要跟中国人比摔跤。本湾子的一位堂兄先上去比试,被日本兵一连三次摔倒在地。在场日本兵哈哈大笑,我当时不服气,接着就上场了。那个日本兵年龄比我大,个子比我高。他趁我立足未稳,一上来就抓住我的衣服,来了个“小鬼驮旗”,把我摔倒在地,日本兵赢了。第二次,我刚从地上翻起来,那个日本兵又猛扑过来,我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乘着对方用劲的风向后一靠,“顺手牵羊”,借力打力,将日本兵摔得四脚朝天,四周围观的人齐声叫好。第三次,一下子上来两个日本兵围攻我,用手抓我的上衣,下面不停地绊我的脚,想把我按倒在地,我施展手脚飞快抵挡躲闪,都一一招架开了。我想日本兵向来凶残,又人多势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瞅个机会跳出场外,赶紧抽身溜走,好在日本兵并没有追赶,怏怏垂手站在原地。还有一次,弟弟功枋弄来一根香烟,掏空里面烟丝,再塞进一个小鞭炮。他把香烟点燃后,递给一个日本兵,笑眯眯地说:“太君米西米西的有”,日本兵接过烟刚刚吸几口,弟弟马上钻进巷子里躲起来。等到鞭炮在日本兵嘴边炸响时,已经找不到弟弟的人影。他这是玩险,要是被日本兵抓住,小命就算丢了。

临近日本投降的时候,日本兵的嚣张气焰少了许多。我亲眼看见,一艘停泊在黄州的日军几层楼高的运兵船,被盟军飞机击中,顷刻之间燃起熊熊大火,一连烧了好几天。日本宣布投降后,兵败如山倒,日本兵的日子不好过了,有的给人打工混饭吃,也有日本兵被愤怒的民众打死。有的日军重病号,被日军自己人杀死,然后砍下小指头带回日本家中。在蒲团乡祈家湾,有名日本兵打了几年工,最后才乘船回日本国。

日本人一走,国民党军队和官员们又回来了,县、区、乡、保、警察局死灰复燃,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照样受欺受压,除了不再当亡国奴外,还是没有什么盼头。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