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苕货、苕儿、铜酒壶(1)  

2009-07-12 10:25:06|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家大湾地处大江南岸,依山傍水,方圆有三四里地,零零散散的土墩上有几十个村落,相互之间有水泥路连通,废弃田地里建有几十个灰头灰脑的工厂,空中七色烟尘飘浮,地沟里五彩污水流淌。几年前,李家大湾已划入江城市开发区管辖,这是一个半城半乡的地方,住着成千上万亦工亦农的人。

市公安局机关干部王丁来这里挂职锻炼,当开发区派出所代理所长。他原想干出点成绩,镀点金,好晋升调回市局,谁知才当了半年所长,就被大湾的治安秩序搞得焦头烂额,心烦气躁。你看,众多土地工下了岗,回家又冇地种,一些年轻哥们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于是生出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比方说吧,有偷鸡摸狗的、赌博斗殴的、欺行霸市强揽生意的……等等,这些浮在面上的案子还好办点,发生一起处理一起,关他几天,罚他一笔,多多少少也能管一阵子平安。然而,有的事却让他一个头两个大,这一带冇得王公将相的古墓,却出了不少的盗墓案子,这些盗墓贼来无影去无踪,防不胜防,不过奇怪的是北方盗墓贼偷古墓文物,这里的盗墓贼专偷新坟中的骨灰盒,与古玩文物是八竿子也打不着。

最近不到一个月竟有三户村民的祖坟被人挖开了,死者都是老人,尸体火化后再安葬的,盗墓贼偷走骨灰盒子,然后打手机或写纸条向主家敲诈勒索钱财,声言不给钱就把骨灰盒丢进粪坑里,吓得主家往往不敢声张,乖乖地掏几千元钱把骨灰盒换回来,然后才到派出所报案。

这种“马后炮”,让派出所侦破工作不晓得多被动。所长王丁窝了一肚子火,他实在气眼了,就拉长脸对来报案的人发脾气:“你们早先为么事不说,是不是都吓得尿湿了裤子?人家挖你家的祖坟,你还把钱送到他手上,你还算是个大男人吗?真是一点儿卵子筋也冇得。”

说是说,事还得办,案还要破。王丁找来警员们开会,商量侦查破案的事。他的开场白刚刚完,手机又响起来。

李家大湾的治保主任李龙报告:“昨天晚上,我们村李苕货儿子的新坟被人挖了。”

“是不是又拿走了骨灰盒?对方要钱千万莫给他,等我们来了再说。”

“不是骨灰盒,他家苕儿是短寿死的,尸体冇送去火化,偷偷抬到祖坟山棺葬的”,治保主任说,“不过有把陪葬的铜酒壶冇见了。”

“铜酒壶?……”王丁一时没缓过神来。他想,这家儿子为么事死在老子前头?为么事还要用一把铜酒壶陪葬?这是一把么样的铜酒壶呢?

散会后,所长王丁心急火燎带人赶到大湾村委会。治保主住李龙指着一位老人说:“这是我的老前辈,人民公社时当过大队长哩,就是他家昨天出了事。”

王丁“嗯”了一声,朝李苕货看了一眼。这个瘦骨嶙峋的老头,长着蛮黑的脸皮,额头几道皱纹像刀刻的一样,双眼眼神呆滞,老半天也不眨一下,看起来不像一张活人脸,倒像一块木头刻的印板。

王丁这人生性毕竟活泛,稍停会儿又赶忙上前与李苕货握手,“你老受惊了,到底是当过干部的人,发了案子知道找我们公安。”

“哎呀,过去那点陈芝麻烂酱菜不值得一提,眼下只盼望组织上给我排忧解难。”李苕货佝偻着的腰徒然伸直了许多,印板脸上好不容易露出一丝丝笑容。

“一定,一定,现在建设和谐社会,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嘛,我们一定抓紧破案。”

王丁叫李苕货带路,去大湾坟山看了现场,照了像。回来后,他又找李苕货和村民们详细了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