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苕货、苕儿、铜酒壶(6)  

2009-07-18 08:08:15|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派出所所长王丁总算明白了这事的来龙去脉。他告诉李苕货:近来附近坟山发了几起盗墓案子,不过死者都是老人,送火化后再安葬的,盗墓人偷走骨灰盒子,然后向主家勒索钱财。你家情况不一样,遗体没有火化,也没人偷骨灰盒索要钱财,不过铜酒壶有可能是文物,性质也很严重。

接着,王丁所长又问:

“那天夜里入殓时有哪些人在场?”

“只有我家的人,还有两个‘丧户头’。”

“你再回忆一下,还有谁知道这把铜酒壶?”

“李少光”,李苕货如梦初醒脱口而出。他想,李少光早就盯着这把铜酒壶,莫非是这个狗娘养的做的缺德事?

 

原来,几年前李少光曾找胡琴打听过一件事,“你家公公是不是有把铜酒壶?”

“我不太清楚,好像是见过”,胡琴模棱两可地说,接着又问,“你打听这干什么呢?”

李少光告诉她:“这酒壶叫‘鸳鸯奇香壶’,一壶能斟出两种不同的酒水,是明清皇宫中用过的壶,古人喝酒时用它作弊或取乐,是我奶奶当年的陪嫁物品,土改时分给你公公家,我奶奶临死前还一直惦念着这壶,不知道壶还在不在?”

“好,我回去帮你打听一下。”

“如果壶还在的话,跟你公公打个商量,我愿意出高价把壶赎回来。”

正巧,过几天李苕货慌忙火急地来找胡琴,说是法院送来一张传票,有人把苕儿告了。苕儿和几个哥们合伙做煤炭生意,借了别人一万块钱,加上自己买断工龄的一万块钱,一共投了二万块钱。后来,他们被煤贩子骗了,其他人多少要回了一点,惟独苕儿赔了个精光。法院调解不成,于是判决苕儿在限期内还人家那一万块钱。

死猪不怕开水烫。“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苕儿满不在乎,根本没把这当回事,结果被法警带去关起来。

李苕货手头只有五千块钱,一时又借不到,只好去找胡琴商量。胡琴二话没说,当天就拿了一万块钱,亲自送到法院,马上解了苕儿的围。

胡琴趁此机会,把李少光说的事告诉公公。谁知李苕货一听火冒三丈,死活也不干,他说:

“这还得了,土改分的果实他也想要回去,在过去这不是反攻倒算吗?”

“你老不愿意卖壶就算了,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呢?”胡琴笑了笑说,“再说如今改革开放,老皇历早丢了”。

“伢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要知道人有脸,树有皮,土改分给自家的果实都没了,田地归集体后卖给工厂,房子也改建了,就剩下这把铜酒壶,要是连它也保不住,我还算个男人?还对得住祖人吗?”李苕货斩钉截铁地说。

“人家愿意出高价,兴许你老人家一辈子也赚不到那多钱哩。”

“他家的种好,代代人会赚钱,我也不稀罕他,不巴结他!”李苕货越说越有气,“再说,我也不缺钱花,十天半月饿不死!”

胡琴见李少光托的事办砸了,自己心里蛮着急,她想要是得罪了李少光,少了一位大客户,岂不断了自己的财路。

幸亏李少光听到消息后,并不十分在意,只是淡淡地说:“放心,你的货我照样进,不过有句话要说清楚,现在不想卖壶就算了,以后要卖可不要卖给别人,一定要卖给我。”

李少光的高姿态,让胡琴打心眼里佩服,这人精明强干,知书达礼,为人处事的确有一套,怪不得他生意兴隆,财源滚滚而来。

 

李苕货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后,就离开派出所回家了。

太阳刚下山,村里两个‘丧户头’就被派出所叫去了,一直到夜里才回来。两个‘丧户头’找李苕货吐苦水,“我们好心好意帮你家办丧事,没想到还落得一身骚味,你说说,这倒霉事有干头吗?”

“实在对不住二位,我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啊”,李苕货茫然不知所措,一个劲地赔不是。

他想:派出所肯定也要找李少光这个家伙,胡琴也会跟着受连累,自己就是对她再有气,她还是古古和月月的亲娘,再说她曾经帮过家里蛮多忙,这事也该跟她打个招呼。

于是,他连夜摸黑赶到胡琴家。正巧李少光去广东进货未归,胡琴一人在家看电视。胡琴一听这事,显得有点慌神。

“你老切莫乱猜疑呀!”她不由皱着眉头说,“李少光是心肠蛮善的人,他怎么会做这种缺德事呢?”

“伢儿,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免得到时候心里着急,再说人心隔肚皮,你还是防着一点好哩。”说完,李苕货掉头就蹬蹬地走了。

胡琴推上大门后,随即关了电视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事重重,忐忑不安。

记得苕儿安葬后,她曾告诉李少光,那把铜酒壶已成了苕儿的陪葬品。“你说什么?”李少光听后一怔,显得十分惊诧。一会他回过神来,又摇摇头“唉”的一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当晚,两人什么话也没说,各自悄然无声地睡了。

“难道他……”

胡琴不敢继续往下想,于是把家里柜子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什么。

后来,她从床下找出一个椭圆柱形旧式小木箱,是过去婆娘用的“扁桶”,李少光说是奶奶留下的,从未打开让胡琴看过。胡琴一把撬开箱子上的旧铜锁,掀起箱门一看,顿时惊呆了,“唉呀!我的天,这不正是公公家的那把铜酒壶吗?”

胡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吓得像筛糠一般直打颤,浑身不寒而慄,随后低声哭泣起来。

“这回他非把牢底坐穿不可”,她一人喃喃自语道,“我怎么这样命苦哟,碰上一个人面兽心的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