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陪读村探秘  

2012-01-17 12:11:51|  分类: 纪实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钢文艺》2011年度奖颁奖词:陪读是一个长期受人关注的话题。要写出新意十分不易。作者以自已的亲身经历,对陪读村进行了生动的扫描。深刻剖析了中国特色的陪读现象,折射出望子成龙观念对普通百姓生活的广泛影响,以及目前教育体制上存在的弊端,引人深思。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陪太子读书”的说法,原本指那些为 “皇太子”服务的书童之类的角色,也有球迷以此取笑屡战屡败与奖牌无缘的“国足”。
      没有想到的是,如今“陪读”也成了民间流行语,君不见高考之潮天上来,陪读的队伍向太阳,众人尽心竭力,前赴后继,他们伺候的“特保儿”虽不是“皇太子”,一个个也算是掌上明珠,不是皇儿胜似皇儿啊。

      我家有幸成为陪读族的一员,本人常去陪读村探访,感受颇多,君若要知那儿的奥秘,且听我慢慢道来。
      2010年秋,我的小孙女考上B市二中,一所省级重点学校,没话说,家里得有人去陪读;儿子儿媳忙,实在走不开,于是退休在家的老伴成为第一人选,又一个没话说。老伴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平日的球场好友,忙着收拾行李清点衣物,准备加入陪读族的行列,过去矿山有子弟中学,有的小孩不愿意去外地上高中,宁可留在矿区中学读重点班,图个方便,如今企业学校全交给地方了,取消了高中部,没这个条件了,再说小孩能考上重点学校,就盼有个好前程,高兴都来不及哩,人活着不就为儿孙们当义工吗?陪读就陪读,大不了再辛苦三年。

      国庆节刚过,我乘车送老伴去B市二中陪读村——柯尔山村。车在新市区中心一座小山脚停下,山坡上盖有一排排杂乱简陋的民房,与周围时尚的高楼大厦极不相称,这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离二中校门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下车后,我们扛起行李,沿着弯曲小道顺坡而上,在“西村”一栋三层小楼前停下来,这栋三层小楼共有9套房,房东家自住1套,另外8套全租给陪读的房客。我家租屋在一楼,一室两厅,有独立厨房和卫生间,条件不错,这套房原本是孙女外婆家两年前租的,她家孙女上高三,刚在新市区购房,就把租屋让出来了,因为这算是“续租”,外婆又与房东混的相当熟,房东不好意思加租,仍然按330元缴月租,要是新房客的话,得涨到四五百元之多哩。

      女房东是园林场的退休工人,待人十分热情。她家门前种有桂花树、石榴树、铁树、玫瑰花等,两棵石榴树树干颜色昏暗斑驳,有枯萎沧凉之感,枝头绿叶丛中挂满水灵灵的红果,煞是好看,女房东说要等外地上学的孩子回来再摘。水井旁那棵桂花树有两根碗口粗的树干,根部连在一起,宛如一对相拥而舞的夫妻,树冠像个一丈见方的绿色大蘑菇,上面找不到一星花儿。

      “八月桂花遍地开,如今八月快过了,这棵桂花树为何还不开花呢?”我有点儿纳闷。
      “八月开花的是金桂,这是一棵银桂,九月才开花哩!” 女房东说,“那几棵小树是四季桂,一年到头都会开花。”
      她说的这些我闻所未闻,听起来倒是十分新鲜。
      “这儿风水好,在我家租房的学生都考上了一本重点大学……”她的广告做的实在不错啊。
      下午,我去村子四周转了转。村子周围边边角角的地方,都被村民挖出来种菜,不时散发出一阵阵大粪的臭味。
      我跟一位在菜地干活的村民打听:“柯尔山村是不是姓柯的人家多?”
      对方呵呵一笑,“老实告诉你,这儿没有一户姓柯,原本是荒山坡,十年前建新市区,才搬来几百拆迁户,这儿恐怕也住不长,迟早还得拆。”他说,当初是没有办法才来这里建房的,政府划一块地皮,给一笔补偿费,只准盖二层楼,排距五米,没想到二中也搬来了,开始有人租房子陪读,一看有钱赚,各家各户把房子加高到三层、四层,或向四周扩展,加盖偏屋、偏楼,政府一开始想管,于是村民跟城管玩起猫鼠游戏,几个回合下来,还是没有管住,如今生米煮成熟饭,谁也没办法,就等第二次拆迁了。

      我接着去了东村,那儿离二中更近,环境要比西村好多了,楼房排列有序,造型装修也不错,只是租金高多了,一室一厅月租500元,二室一厅月租600~700元,而且是供不应求,热的烫手。村里楼房大多是四层,有的高达五层。有几栋四层楼,每层有8套房(一室一厅),总共32套房,月租金收入高达16000元,接踵而来的陪读客让东村人时来运转,富得流油啊,真的让人咋舌。当下房屋租金继续看涨,这儿虽比不上大城市那般疯狂,但是足已让勒紧裤带过日子的家长们叫苦不迭啊。

      有的村民在自家楼房高高挂起大型广告牌:“选择书香苑学生公寓陪读,是你成功的起点,成就家长希望,铸就孩子辉煌”,“本公寓提供家具、热水器、空调、水电设施,环境优雅舒适”。我上门试打听,房东说,"开学一个月了,还哪里有空房子,我家的地下室也租出去了”。

      村民还办了一些小商店、餐馆、开水房、棋牌室等,给陪读客一些方便,自家也多赚点票子。一些家长趁孩子上学的间隙,钻进麻将室打点小牌,娱乐娱乐,一间麻将室门上有副对联叫人哭笑不得,上联:“杠有乾坤和定天下”,下联:“吃遍风云碰换时空”,横幅:“玩有哲学”。

      村子里张贴有一些“状元家教”类的广告,如“教师一对一辅导,个性化教育,快速提高20—80分”,“专家组集体会诊,量身定做个性化方案,全程监控教与学,冲重点,上名牌”,“艺术生文化课不过线,承诺退费”……这里也有一副对联:“十年寒窗,只为金榜题名;半年冲剌,实现人生辉煌。”

      这里走一圈,好像上了一堂课,按当今时髦的说法,着实让人见识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陪读经济现象”。
      下午,孙女的外婆跟奶奶进行交接班,暑假衔接班和开学后的第一个月,孙女一直由外婆代理陪读。她带我老伴到二中和附近商店、菜场转了一圈,把自己两年陪读的事项、要领、心得一一传授。她说,如今小孩读书也遭孽,从早晨6点到晚上11点,有时要忙到转钟过后才上床哩,两眼一睁,忙到熄灯,要是没人照顾生活,那孩子身体好得起来吗?她每天凌晨5点50分要起床做早饭,孩子洗漱就餐后再上街买菜,总要多转几个地方,免得吃亏上当,中餐后守着孩子午睡,时间到了,叫醒孩子上学后自己再睡会儿,孩子晚上10点才下自习,家里要有人去接,这路上不大安宁,前几年有家女孩下晚自习回家时出了事,这事莫说是风雨无阻,就是冰天雪地下刀子,大人也得去啊……

      “嗯、嗯……”走上新“岗位”的老伴连连点头称是,这水往下流,人心都是肉做的,还能有两样吗?
      当天晚上,老伴就去二中去接小孙女回家。第二天,我闲不住,自告奋勇把这事揽过来,步行9分钟便来到二中,在大门前的一根电杆旁站着,这是事先约好的位置,门前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还有一排排的小汽车、摩托车,全是来接孩子回家的。我去校门前的橱窗看了看,里面都是学校形像宣传的内容,还张贴有本年度1300名毕业生高考“金榜”。这所学校是B市唯一的省重点中学,学校自诩“轻负荷,高质量”,每年有500人进一类重点本科院校,分数超过600分的上百人……1999年学校从老市区迁来这里,新校园面积300多亩,全校有4000多名学生,68个班级,这些班级分为不同层次,有“竞赛班”(参赛拿奖顶尖学生)、“实验班”(进校排名前300名学生)、“阳光班”(家庭困难的优生)、“冲剌班”(排名350至450名学生)、平行班,还有低于录取分数线的自费择校生,或是复读生。
      10点钟过后,开始有一群群学生走出校门,过了好几分钟,仍不见小孙女出来,正当我眼睛注视着校门时,一个身影忽地闪到我身边。
      “爷爷!”原来是小孙女在叫我,看见是我来接她,显得十分高兴。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晚才出来。
      她说,高一的教室离校门最远,要7分钟才能走出来。
      “这么多走读生,没学生住读吗?”
      “我们班62人,只有10多个人住读。”
      回矿区一段时间后,我又去柯尔山西村,发现小孙女乐得合不拢嘴,午睡时也没法合眼。原来是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她名列班上第1名、全年级第81名,比进校时的名次高出一大截,老伴一时高兴,发了一个红包。

      可是好景不长,她却在学校惹祸被班主任停课几天。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自习,老师不在教室,她做完作业没事干,用纸折了一架“飞机”,跟同学互相传递起来,“飞机”在教室里飞来飞去,把大家全逗乐了。事后,班主任整治班风,找她谈话,她说这事全怪自己一个人,与别的同学无关,要处理就处理她。班主任批评她态度不端正,做错事还想当好汉,罚她与另一同学停课3天,中间星期天除开。回来后她仍不服气,当时自己觉得好玩,只是拖累别人受罚不好意思,她说老师是杀鸡给猴看,不让她上课就在家里自学,要比上课的人学得更好。
      小孙女自幼活泼好动,有点小聪明。记得上小学时,她爸长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家陪她玩,可能是萌生了思念之情,她从地摊上买来针线和布,给爸爸绣了一个“幸福包”,这事曾让我心头一震,感动之余,我在网上写了篇日志《小孙女绣的幸福包》,被网易选在博客首页上采用,一时竟有近万名网友点击,南京《金陵晚报》副刊也发表了此稿。全文如下:

      “奶奶,看我的刺绣”,小孙女末进门,声音就震动了耳根。 “这是你绣的?”老伴放下手上的活儿,接过来仔仔细细地看, “你绣这有么用?”“我要绣个‘幸福包’送给爸爸”,小孙女放下肩上的书包,喘息未定地说,“都绣好了,就剩下袋口,奶奶帮我用缝纫机轧一下。”我好奇地凑近一看,原来是一小块白色的绣布,上面有用彩线绣的“一帆风顺”四个美术字,双桅杆的帆船在行进,象征海水的蓝线下,还有几条比目鱼呢!她花了一元五角钱,从地摊上买来针线和白布,用两周课外时间绣成的。没有想到这点大的孩子,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上学,还要参加“奥数”、作文、英语、美术等课外辅导班,忙得晕头转向,竟还有兴趣绣包包?“为什么要绣这四个字呢!”我有意考考才上五年级的小孙女。“先想绣个苹果和‘平平安安’四个字,后来改‘一帆风顺’,让在外做生意的爸爸高兴高兴”。提起在外做生意的大儿子,我心里就有火。四年前,他头脑发热,放着央企干部不当,硬要下海做生意,遇上生意一直不顺,每年只回家一两次,顾不上关心自己的女儿。
      望着小孙女绣的“幸福包”,人心里有点发酸,那一针一线充满对父爱的渴望,饱浸纯真无暇的童心。要知道父爱也是天生的爱,像母爱一样无可替代,也是滋润禾苗成长的雨露甘泉。人们常说水往低处流,“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是小孩思念爸爸的可怜心灵,有几个大人能细心觉察到呢?

      小孙女考上高中后,大人们说女孩子学文科比较好,她偏要学理科,怪不得她在课堂上都想着做飞机,如今她还是个孩子,童心未泯,偶尔犯点小错也在所难免啊。
      农历九月,房东门前那棵“银桂”开花了,白色小花像一颗颗钻石嵌镶在绿色树冠上,沁人心脾的清香四处飘溢,仿佛它不是一棵桂树而是一位风情绰约的贵妇人。
      一伙陪读客围坐在桂花树下,一边打毛线,或是洗衣摘菜,一边聊天儿,天南地北、鸡毛蒜皮,无所不谈。她们中刚过40岁的“陪读妈”居多,60左右的“陪读奶奶”很少,其中有几个武钢矿山来的下岗女工,有些面熟,她们属于“751部队”,这是个矿山人才晓得的称谓。70年代的招工潮过后,工厂有好多年没招工,大批职工子女待业,许多女孩子眼巴巴地盼望招工,年龄过了也不敢结婚成家,职工为此怨声载道,意见纷纷。90年代初,各矿一哄而上,“为群众办好事”,突击招收几千名待业青年进服务公司,我所在铁矿一下子招了751人,当时只办了个简单招工手续,由于没地方上岗,人依旧呆在家里,每月发几十元生活费,随后这些人开始集体上访,要求提高待遇尽快上岗,工资慢慢由几十元涨到三四百元,就再也涨不动了,再过几年又碰上“下岗”、“居休”,人称这个特殊群体为“751部队”。下岗居休一度使她们茫然不知所措,没想到如今陪读却派上用场。
      从陪读妈妈们言谈中了解到,家长来陪读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学校生活差,食堂油水少,打点热水还要排队,学生健康没保障,家长来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好让他们一门心思读书;二是有些孩子玩性太大,管不住自己,成绩下滑,于是老师只有请“虎妈”上阵督军。

      陪读要花很大一笔开销,在B市这个中等城市,一般人家每月少得1500元至2000元,这包括房租400-700元,水电煤气费200-250元,伙食费600-800元……另外,如果周末请家教,每小时20元,一个月下来也得二三百元。这对于有钱人不算什么,但是许多人家本来生活十分拮据,她们从来不怕人吃亏,单单就怕钱吃亏,一分钱也能难倒英雄汉啊!要是婆家或是娘家有钱倒贴,最好是出钱又出人,她们睡着了也会笑醒过来,可惜这种幸运儿只是少数。婆媳关系过得去的家庭陪读,往往采取团体作战方式,有位“陪读奶奶”跟别人不同,她两头兼顾不做全职,只当“钟点工”:儿媳白天上班打工,晚上来租屋值班料理家务,第二天早上督促孩子就餐上学,白天婆婆再来干几个小时,买菜做饭煨好汤,就乘车回自家做事,儿媳和孙儿回租屋后用微波炉一热,便可饱餐一顿。呵呵,她家陪读的确有特色,周围的人都叫她“钟点工奶奶”。

      陪读客中有住市中心的,也有矿山来的,还有乡镇的,房东隔壁楼上就住有来自郊县农村的三家陪读户,这使我感到有点意外,农家孩子能有学上就不错了,为何也被卷进这陪读的浪潮昵?

      一位是40岁的年轻妈妈,她与丈夫打工供儿子上学,儿子初中时是名尖子生,上高中后心野了,迷上手机上网冲浪,成绩直线下滑,老师气愤不过,一把夺过手机,往地上重重一摔,随后又把她找来,“家里来人陪读吧,不然你这孩子可惜了哇!”没法她只好来陪读,留丈夫一人打拚挣钱,她原来还想再生一个小孩,现在也不敢再怀了,有次她跟儿子开玩笑说:“你读书花光了家里的钱,将来要是有个弟弟,你要赚钱供他上学啊。”没想到儿子一声不吭,转身就走人。

      还有一位显得较苍老的妇女,别人以为她是位奶奶级的, 她却直挥手说:“你们搞错了,我不是奶奶,是妈妈啊!我结婚十多年没生孕,后来才生个秋葫芦,他还没长大,我已经老了,再说我们农村女人本来就老得快。”大伙开玩笑说,那就叫“假奶真妈”吧。

      年龄最大的是位64岁的陪读奶奶,是“假奶真妈”丈夫的师娘,大伙给她取了个绰号,叫“菜贩子奶奶”。她养了两个儿子,又得了两个孙儿,觉得两代人没有女儿,还是有点不完美,硬要大儿媳生了个孙女,一晃孙子上高中,儿媳发牢骚说:“当初我不想怀二胎,你非要逼我生,如今负担这样重,叫我么样过呢?”她只好咬咬牙说,“实在不行,我去陪读,你每个月出600元生活费,我和老头子再帮你们一点”。她家老头子是个泥工师傅,只要没有病痛,一天也能挣百把元钱。她和孙子租借住一间小房,每天清晨料理孙子上学后,她就乘公交车去老市区农贸批发市场进菜,然后回新市区摆地摊叫卖,每斤菜要赚几毛钱,中午十一点半时,把菜摊交给别人看管,自己赶回去给孙子做饭,下午又去继续卖菜,孙子在学校晚餐,这孩子特别用功,下自习回家后,还要自学到一两个小时才上床睡觉,她也就只能一直陪着。一到星期天,她就带孙子赶回乡下,家里还种有几亩田地和菜园哩。别人劝她要注意身体,不要再去贩菜卖了,她说,不做不行啊,她的孙子嘴巴刁,长得太瘦了,她卖菜赚点钱,做点好吃的,好给孙子补一补身体。孙子也很懂事,从不乱花钱,爷爷给他100元零花钱,他夹在书中舍不得用,有次饭卡丢了,里面还有20多元钱,他竟一连几天不吃晚饭,硬是要把这20多元钱补回来。

      2011年夏天,陪读客们在桂花树下聊起“菜贩子奶奶”和孙儿的事时,议论纷纷,感叹不已。
      有的说:“这事的确感人,如今这样争气的小孩几难得呀!”
      “哎哟,依我看,这孩子一点出息也没有,都快读成书呆子了!”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评论。
      “这样的孩子一辈子也难长大,大人不要把小孩子太当回事了。”钟点工奶奶说,“听说二中又要买地盖学生宿舍,将来不准家里来人陪读,柯尔山的财路怕是要断了,呵呵”。

      “钟点工奶奶,你这是做梦吧?嘿嘿。”有人在一旁笑起来。
      “有个么事好笑的撒?你没听网上说,美国就没有虎妈妈,不像我们这里,含在口里怕溶了,放在地下怕碎了,恨不得把孩子成天拴在裤腰带上。”
      “婆婆,你莫一天到黑扯美国,中国特色不晓得,大潮流是这样,家长能有个么法呢?”一位在宾馆当大堂经理的陪读妈妈忍不住也开了腔,“听说,今年高考不错,600分以上的有200多人,比去年翻了一番,不少家长忙着办酒宴请客哩……”
      “是的,是的,我也听儿子说,学校老师都高兴坏了,去年送毕业班的老师到印尼巴厘岛旅游,今年怕是要去巴黎、马耳它了。”不等到经理说完,就有人抢着插话。
      “按说这事是值得大家高兴,可是,高兴一阵,你再回过来仔细想一想,好学校好专业只有那多,一个萝卜一个坑,大家都考好了,水涨船高,分数高了也白高啊。”
      ……
      桂花树下陪读客的嘴巴官司,一打起来就没完没了,她们的故事比树冠上的小花朵儿还要多哩。
      我静静地听窗外人们聊天,时间一长觉得有点疲乏,想找本书看看。在小孙女的书桌上,看见一本书《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是美国作家塞林格50年代初写的长篇小说,这篇小说曾在青少年中引起强烈共鸣,在社会上却引起两种截然相反的评论,曾被作为一本禁书。小说中的主人翁霍尔顿是个16岁的中学生,他被学校开除后,在曼哈顿游荡3天,内心世界充满苦闷、仿徨……他只是梦想做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翻开这本书后 ,马上被主人翁的经历和思想所吸引,无法再把书合上,而是一口气把它读完,我合上书沉思默想,仿佛觉得许多中国学生身上也有霍尔顿的影子,比如像韩寒之类的小子,这本书使我心里受到一种震撼:任何国度的青年学生的心都是相通的,学校、家庭和整个社会真的应该好好的尊重理解爱护他们。

      第二天上午,陪读客上街买菜归来,又相聚在桂花树下,继续她们的聊天节目。我想,她们也是一群虔诚的守望者啊,她们不辞辛劳,整天做着孩子成龙成凤的美梦,也不管将来这梦是真还是假,待到银桂树花开花落三个轮回时,她们将带着孩子凯旋,或是抱憾而归,而那些新的陪读客又会接踵而至,柯尔山怕是永远也不会寂寞。

      写到这里,我真想给柯尔山改个名字,就叫“呵儿山”,一座呵护儿女的山。请问同志哥,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贴切吗?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