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原创小说] 扫描 (3)  

2012-11-27 08:14:11|  分类: 小说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后,职工医院也有了一流的CT室,作CT检查十分方便,老白几次劝我试试,都被我一口谢绝,实在是不愿意回首那场让人窒息的噩梦。直到55岁那年,我退居二线,没事干了,犯了颈椎病,身子疼痛难忍,只好去找老白,他退休后被医院反聘回来开专家门诊。老白说,你还是先去CT室拍片吧,你人不熟,我叫人带你去。他对身边的护士说:“你看今天谁值班,叫她马上拍。”

我跟随这个护士走到CT室门前,心想都是退下来的人,还不知道人家买不买账?

“吱呀”一声门开了,露出的一张中年女人白皙的面孔。

“怎么是你?”我顿时惊呆了,情不自禁地一把抓住对方的手,对方叫了一声“唉哟”,可能是我用力过猛。

“怎么,原来你们认识?”带路的护士一脸的茫然。

“我们是多年未见面的老乡”,我说。

CT室内的女人微笑不语,不置可否,其实岂止是“老乡”,二十多年前我们就相识。

那时,我刚从井下调局机关秘书处,处里几个“老秀才”拖家带口,多少有点“妻管严”,平时按点上班,惟有我是单身汉,呆在宿舍没事干,每天提前上办公楼,一边拖地板,一边哼乐曲,一来活动身体,练练嗓子,二来嘛,年青人也要图点表现。后来,我发现一位长相俊俏的女青年,也扛着拖把来凑热闹,有时还拄着拖把,站在保卫处门口听我唱歌,我猜她是不是子弟中学的学生,来这里学雷锋做好事?保卫处的哥们告诉我,她叫田林,是从劳资处借来的新工人,最近关了几个女嫌疑犯,处里尽是些大老爷们,没女的值班看守。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与漂亮女孩一起拖地,心里不晓得有多爽,美中不足之处:两人都是闷头鸡啄白米,各拖各的地,从不交谈拉话,充其量偶尔我偷偷瞟她几眼,或是她朝我笑笑,不知道这算不算眉来眼去暗送秋波。有次,我俩在水池洗拖把,她的拖把大,拧起来很吃力,我不知哪来的狗胆,一把抢过来帮她拧,无意中摸到她白嫩的玉手,我的手象触电一样马上缩回来,搞的不晓得几狼狈,活活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熊男人。我心目中的小女孩田林,若无其事,站在那里笑了笑,仅此而已。也许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开始打听田林的背景,有人说她父母有病,中学毕业后没有下乡,直接进厂工作,前不久她与部队的一个小连长订亲,两人一起逛商店哩,搞半天是“军婚”,这下可把人吓的一跳,破坏“军婚”是要坐牢的,幸好那天我只是摸了一下她的手,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从此,我对田林敬而远之,后来她找我借过一次雨伞,省歌舞团来慰问演出时找我要过票,我借故推脱了,谁敢与军人的未婚妻坐在一起看戏,除非这人脑子有病啊。后来,田林离开机关回车间上班,两人很少见面,偶尔在路上相遇,也只是点个头,笑笑而已。又过好几年,我碰见做泥工的老乡李博跟田林一起散步,李博指着田林说:“她是我老婆,我们刚结婚,局座多多关照”,田林站在一旁没吭声。这下子把我弄糊涂了,田林不是军人的未婚妻吗?怎么成了李博的老婆呢?叫人百思不得其解啊,只是我也结婚成家,生儿育女,不想再去打听这事……

带路的护士走后,田林拿出一块写有“正在工作,请勿打扰”的牌子,端端正正挂在门上,随即进屋把门一关,CT室成了我俩的小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