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漂零的秋叶(11)  

2012-02-21 20:03:44|  分类: 岁月无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武钢文学论坛上看到长庆发的一个帖子,即《作家们——李更的定义,我的读后感》,长庆和李更都是武钢出的作家。

我参加京山笔会时见过李更,他是知名作家李建纲的儿子,在珠海某报当编辑,自称“文化晃晃”,好像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对长庆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知道他是某学院教师,曾在矿山工作过,以文学评论见长,很少参加武钢文学圈子活动,今年文学例会他又没有参加,不过我的2008年获奖作品《三十八年矿山缘》颁奖词是他写的,这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深刻。

李更给200位作家画像的日志,几年前我就看过,当时并不太在意,一句话能说明个啥?只是觉得有点好笑而已。现在看到的日志是2012年2月16日重新修订的新版本,还是送每个作家一句话,至于这像画得像不像?我看一般人都说不清楚,不过这次经过长庆稍加诠释点拨,增加了不少的信息,尽管是一家之言,还是值得文友们读一读,奉劝大家不要太在意文中言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权当是茶余饭后来段轻音乐,放松一下,乐一乐,何必当真呢?

 

附:

《作家们——李更的定义,我的读后感》

 

李更近日在他的博客上发表了对国内200位作家的“定义”。口无遮栏的,童言无忌般的,调侃的,用几个字或者十几个字“概括”每位作家或其创作狀态,包括对他的父亲、朋友、熟人。文章的标签是“娛乐”,但不无真诚,虽然不全面(就几个字或十几个字嘛),但至少从某一个角度击中了这个作家。我摘取其中大家较为熟悉的,或本省的,或身边的一部分作家,转发在这里。括号内的文字是我的读后感。
                                                      
         1,王朔:崇高的痞子(王朔的小说的主人公几乎全部是痞子,没写过别样的人物。他对痞子那么了解,那么熟悉,看来他也是混迹其中的,以前也是痞子。但他有反思,有对痞子产生的社会原因的揭示。所以他和那些痞子有明显区别。)
          2,二月河:历史是坏人书写的定义者(二月河的帝王系列把封建皇帝推到了文学的主角地位。当代中国文学中“好皇帝坏官吏”的唯心主义可以说登峰造极于二月河的作品。那些皇帝是封建制度的总代表,让中国人经历了二千多年的漫漫长夜,他们是坏人,他们书写了历史。)
          3,陈应松:孤独的牧羊人(陈应松的作品有较强烈的批判现实主义色彩。如今文学最好是来个巧妙的歌功颂德,因为一味的歌功颂德会被今天的读者所排斥,来点小骂大帮忙是最好,读者顺利接受,权力者被歌颂,多好。但批判现实主义不是小骂大帮忙的,它就是严厉批评的。这样的作家像长年在山野里呆着的牧养人那样有点孤独就难免了。但陈应松是湖北作协文学院的负责人,还是有个“档”的,也得了不少奖,所以他还不是最孤独的。最孤独的作家是胡发云,也是湖北的,他的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接近被禁的边缘。得奖当然更没门。) 
          4,方 方:汉派方阵中的小红旗(后来的方方不是以前的方方,当了省作协主席的方方不是没当作协主席的方方。这就是体制的力量。她是主席,自然是汉派作家方阵的“红旗”,但不可能很大,所以是“小红旗”。)
          5,格 非:先锋的菜园把门人(上海作家格非写了不少具有艺术探索和试验的“先锋”小说,如:长篇〈敌人〉〈情欲的旗帜〉等。先锋文学在中国文坛的地位是一块小小的菜园。格非现在到清华大学中文系当教授,他当然还会向他的学生讲授先锋文学,他不是这块菜园的把门人那谁是?)
          6,张 炜:庄重的文学流水账(张炜400万字的长篇小说〈你在高原〉得了最新一届的茅盾文学奖,但网上有不少质疑:一部小说需要写这么长吗?〈红楼梦〉也就120来万字,三部多的〈红楼梦〉的长度啊。评委们也就两三个月的阅读时间而且是阅读几十部长篇不是只读〈你在高原〉这一部,评委们真的把这个长篇读完了吗?给它第一名的奖励?我是怀疑需要写那么长的,但我也没有足夠理由否定它,所以我觉得“庄重的流水账”的评价可以接受。)
          7,李建纲:落入幽默的陷阱(李建纲文革前的小说《包铁柱的爱情》和文革后的小说《走运的左龟连》都有一点幽默的色彩。后来写了个中篇《坐火车玩儿》,听这个名字都是有点幽默的,谁这么没事去坐火车玩啊,公款吗?据他自己说这个小说遍投而不中,但后来终于有一家杂志采用了。李更说父亲“落入幽默的陷阱”,看来对这篇作品评价不太高。)
          8,张贤亮:利比多压抑下的男人(利多比是“性力”的意思,弗洛伊德认为人做一切事情的动力都是“利多比”。张贤亮57年被打成右派后经受了多年的劳改生活,他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习惯死亡》《青春期》等小说,都描写了那个年代里遭遇政治压制的人们的性压抑。这些作品应该说都不错。李更的这句话符合作家的人生遭遇。)
          9,邓友梅:重放的鲜花不太香(邓友梅57年因为作品被划右,79年右派改正后,上海文艺出版社把包括王蒙、刘绍棠、邓友梅在内的一批作家当年被批判的小说编成一个集子《重放的鲜花》出版,大受欢迎。邓友梅后来也继续写了一些作品,都还可以,但毕竟不如当年了。所以“重放的鲜花不太香”。权力对作家进行压制,是对作家创造精神和能力的破坏。很多作家在遭到压制后甚至丧生了创作能力。这个历史悲剧决不可以重演。)
         10,赵丽宏:小男人散文的一个标本(读过赵丽宏的散文的,都知道他的散文的那股细腻纤巧的味儿。他的名字都不像个大男人。小男人散文的风格。)
         11,董宏量:车间文学的一块黑板报(车间需要文学。车间生活也需要进入文学领域。车间文学也不错。但车间是一个社会细胞。从这个细胞里应该看到这个社会才行。“黒板报”只是挂在车间里的,不能挂到更多的地方。这就不足。宏量也很早意识到这一点。听说他在写长篇《红钢城》。那就不仅仅是车间了。希望他有大的突破。)
         12,叶文福:像死一样活着(从李更的新浪博客上看到他还有董氏兄弟和叶文福相聚的照片。诗人当年的《将军,不能这样做》,振聋发聩。但如今的像片很难让人和以往的印象接轨。可以理解李更的这句“概括”。也再一次地对权力说:不要害怕批评。不要压制接批评。压制就不可能有“文化大繁荣”。
         13,阎连科:为人民服务(阎连科是我最佩服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是浓烈的批判现实主义的。他是军人,虽然如今转业了,他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像个人民的子弟兵,他的《为人民服务》是很好的小说。)
         14,孔庆东:孔老二的后代是条狗 (据说此人是孔子的第多少多少代孙。基因发生変异没有?不管那里的孔子像都是端庄的,怎么到他这里就成了歪瓜裂枣样的?他的观点不谈了,他可以有他的观点。但开口就是脏话,就是骂,这可绝对不像孔子之后代。)
        15,邵燕祥:诗人愤怒成了杂文家(卲燕祥是写诗而57年划右的。如今他换成写比诗更有力的杂文了。他的杂文很精彩,很犀利。)

 16,卢新华:玩一把就死(短篇小说《伤痕》使当年的复旦这名大学生名声远震。人们期待着这个文学新秀的新作品,但等到是他远赴国外到一赌场当发牌员的信息。赌场发牌员是怎样的?人们后来都从国外的影视上知道了,就是拿着一个像武汉卖锅贴包子饺子的铲子,但柄要长得多,把那纸牌像铲薄饼一样铲起来,递到每个赌者的面前。文学新秀卢新华啊,你做什么不好?玩一把就不玩了?许多年他回国来了,重拾笔写小说,写了一个中篇小说,然后又销声匿迹了。又去当赌场发牌员了?)
         17,王 干:搭上名人的肩膀(王干以前在〈钟山〉文学双月刊当编辑,有文学评论家的称谓,但没见有什么文学论著,只有一会儿一个什么“新狀态小说”,又一个什么“……小说”的“新”概念频繁地出现在〈钟山〉上,吸引读者的眼球。这都是王干策划的。毎个“新”概念都“各领风骚”一年半载的。最后复归于平静,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小说还是那个“小说”。不过每推出一个“新”概念的小说,就会推出一个“新星”。“新星”出现了,王干也就出名了。)

……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