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笛长鸣博客

这里记录一位老人的脚印和心灵感受,自娱自乐,欢迎朋友们光临!

 
 
 

日志

 
 

漂零的秋叶(15)  

2012-02-27 09:42:55|  分类: 岁月无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樊口鳊鱼,是家乡的一块金字招牌。童年时,我就知道一段顺口溜:“樊口的鳊鱼,巴河的藕;黄州的豆腐,武昌的酒。”

樊口正在长江和九十里长港的交汇处,是梁子湖畔七县一州通江的惟一出口。梁子湖、鸭儿湖、保安湖、三山湖等大小18湖联成一体,统称“樊湖水系”。 自古以来,樊湖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港水甘甜可口,渔类资源丰富,盛产河虾、鳊鱼、草鱼、青鱼、鲤鱼、鲢鱼、胖头鱼等。

我记得上世纪60年代,每天中午乌龟、脚鱼(鳖)、螃蟹上岸晒壳,长港沿岸随处可见。每逢冬季一开闸,梁子湖鱼群游进长港,四面八方的渔船来港里捕鱼,一排排系在网绳上的鱼钩横贯两岸,等着鱼儿自投罗网。也有不少人撒“旋网”:选准鱼儿活动频繁的水面,一手抓紧鱼网总纲绳,一手托住集束在一起的鱼网,双手举过肩膀再侧身后仰,然后像投掷铁饼一样,来一个反时针方向的旋转,纲举目张,变成大网罩坠入水中,圈内鱼儿难逃一劫。还有大大小小的“罾”:用十字竹架固定方形鱼网四角,竹架挂在地上竖起木架的高头,利用杠杆原理用绳子控制网架起落。由于地点固定,只能以时间换空间,要有足够的耐心,故有“搬罾如守店”的说法。还有简便易行的垂钓,更受老少爷们的青睐。

那年头吃鱼比自家菜园里摘菜还容易。家里来了客人,提起鱼网几步就到港边,一根烟刚抽完,活蹦乱跳的鱼就进了门。小伢拿根钓竿去“刷参子鱼”,半天也能弄到满满一盘荤菜。记得有年割早稻,有人在抽水机站取水莲蓬头边撒了一网,收网时竟拖不动,一网抓了几十条鳊鱼,重达上百斤。

樊口鳊鱼味道腴美甲天下,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每年秋季内湖的鳊鱼要经这里回游长江越冬,此时鱼腹内贮存有大量脂肪,吃起来鲜嫩味美,营养丰富。于是,这一带成为捕捞的最佳场所。1885年的县志记载:“有鲂即鳊鱼,名缩项鳊,产樊口者甲天下。是处水势回旋,深潭无底,渔人置罾捕得之,止此一罾味肥美,馀亦较胜别地。鳞白而腹内无黑膜者真。”

鳊鱼有不少雅号,生物学者取名为团头鲂,把非梁子湖产的鳊鱼排除在外,如三角鳊、长春鳊等。因鄂城古称武昌,文人墨客则称之为武昌鱼,专指樊口一带的团头鲂。湖北名菜“清蒸樊口鳊鱼”也改称“清蒸武昌鱼”。毛泽东写下“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的诗句后,武昌鱼更是名扬天下。

上世纪70年代后,大大小小的工厂拔地而起,樊口一带港水受到污染,水质越来越差。长港上游磨刀矶节制闸建成后,梁子湖鱼群很难经长港游入长江过冬,九十里长港基本无鱼,樊口鳊鱼几乎绝迹,港面也看不到渔船的影儿。

我常站在长港边,看着浑浊的港水发呆,思念那充满灵性的鱼儿。是谁搅浑了长港水,撵跑了“樊口鳊鱼”?怨天?怨地?还是怨自己?人们热衷于打它的招牌,吟诵描写它的诗文,只是可怜的鱼儿并不像熊猫、藏羚羊那样幸运,时时处处得到众人宠爱和呵护。

时光不能倒转,玉碎难以复原;鳊鱼远离樊口,美味佳肴不再。若干年后,子孙后代也许只能看到“樊口鳊鱼”的化石,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你要不相信,那就等着瞧。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